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商城临沂杯”全国城市摄影大展启动

本帖最后由 王巍 于 2011-4-14 11:15 编辑

     “商城临沂杯”全国城市摄影大展启动仪式暨《观看与呈现:山东临沂摄影四家展》4月9日在北京中央财经大学39号艺术空间举行。

    《中国摄影》杂志副主编李波,《中国摄影家》杂志主编李树峰,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传媒学院教授、艺术批评家刘树勇,大众日报社图片总监、著名摄影家孙京涛,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摄影评论家任悦,新华社图片中心主任张晓蓉,著名摄影家袁冬平等专家、学者 、艺术界人士和新闻媒体记者出席启动仪式、展览及现场研讨活动。

   “商城临沂杯”全国城市摄影大展,由《中国摄影》杂志与临沂市联合举办,自4月9日以《观看与呈现:山东临沂摄影四家展》及现场研讨会的形式启动。旨在以摄影手段见证中国城市发展进程,反映城市建设和发展成就、历史和文化景观、民俗风情和城市时尚等内容。尤其是体现人与城市、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环境的和谐关系。

    由临沂市冠名的本次全国城市摄影大展将临沂放在全国城市发展平台上进行展示:4月9日以临沂摄影作品展览及研讨的形式启动;7月底前在全国征稿;中间穿插举办“十大摄影家聚焦临沂”和城市发展与影像文化理论研讨等活动;9月份颁奖并展出。《中国摄影》杂志和《中国摄影》杂志网站(www.cphoto.com.cn)、新摄影(www.nphoto.net)、临沂在线(www.lywww.com)将全程报道和跟踪活动进展。


《中国摄影》杂志社副主编李波在给各嘉宾、媒体介绍本次大展相关情况


   《观看与呈现:山东临沂摄影四家展》由当代艺术批评家、著名摄影策展人刘树勇教授策划,展出了李百军、梁东、韩勇、王相东四位摄影家的140余幅作品,呈现了他们分别从四种不同的影像形态入手,对自己的生命经验作出的风格各异的影像阐释。展览以临沂市摄影家的影像实践作为摄影区域观察和研究个案,不仅研讨了临沂摄影发展的传承与嬗变关系,同时也对下一步摄影发展定位以及建构摄影丰富多元、良性发展的新格局等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


在展览现场进行小型研讨会



各专家在阐述意见和建议



参展摄影家在介绍自己的作品


[展览阐释]  以“观看与呈现”为主题,我希望通过强调每个摄影师对于现实世界独立的观看视角与多样化的影像视觉形态,来描述临沂四位摄影家提供的四个不同的影像文本,以尽可能完整地呈现临沂地区摄影发展的多元性与丰富性。如果我们将整个山东省辖区的摄影发展作为一个区域观察和研究个案,临沂几位摄影师的影像实践不仅在本地区摄影发展的内部表现出某种微妙的传承与嬗变关系,同时他们所提供的迥异于山东其它摄影师的影像文本,恰好在注重传统纪实摄影实践的山东摄影师群体当中派生出另外一个向度,从而打破了纪实摄影一元独大的格局,建构出山东摄影丰富多元、良性发展的新格局。(策展人:刘树勇)



宁静漂亮的展厅



展览之一:《一个人的漫游》 梁东



展览之一:《临沂人》  李百军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转发到微博 收藏 分享 评分
期待精彩纷呈的大片!
关注!支持!
支持一下!
支持一下!
支持!
非常关注!!!!
大力支持和关注!
好!相当支持!!
期待,支持
这种活动好,愉悦自己快乐大家 1# 王巍
谢谢大家的支持!本次大展征集全国城市的稿件,不仅限于临沂,希望能看到优秀的城市摄影作品。另外,本专区新开辟城市摄影讨论转帖,围绕如何拍城市摄影、好的城市摄影作品赏析、各界人士谈城市摄影等相关话题展开交流与谈论。希望能为大家的拍摄抛砖引玉,引发进一步思考和深入拍摄。[b] 15# 晓义
17# 王巍

也果,山东临沂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临沂市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
她应邀参加4月9日“商城临沂杯”全国摄影大展启动仪式暨《观看与呈现:山东临沂摄影四家展》,之后特意为本次展览呈现名为“以春天的名义”的文章。现转载如下:



以春天的名义
                                
也果

对一树桃花的探望,注定不能在空中。云层之上体验的是飞翔的自由。伸展的机翼模仿着鸟类的臂膀,一路携带属于云朵的芬芳。即使是一只真正的鸟,也会落至地面。落下来的鸟栖在了一根桃枝上。北京的桃花开了,一树一树的,花枝招展,从南苑机场门口一直开到中央财经大学的校园。

2011年4月8日的桃花,让初来乍到的几个人一下子记住了。难忘的从来都是瞬间。有谁目睹花开的瞬间?是昨夜那个忍不住去园子里偷花的男人?昨夜那个忍不住去园子里偷花的男人,忙乱中一定听见了桃花的私语,花开的声音让他心花怒放。他把偷来的桃花插进了自家花瓶,欣欣然放入自己的画里,尽情吮吸宣纸上的淡墨。这个热爱春天的人,从看到桃花的那一刻开始,内心涌动难以平息的春潮。是啊,还有什么能比春天更让人舒展自在,精神抖擞。一场酝酿已久的影展即将开始,以春天的名义命名,谁也不会有异议。

刘树勇,男,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艺术评论家,39号艺术空间创办者、策展人。1983年,毕业于南开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的刘树勇来到北京,任教于中央财经大学。当时,那个只有二十一岁的年轻人意气风发。起点,于变幻莫测的人生之旅而言,布满众多的可疑和未知,在发展与选择中,谁也不知道哪一个决定会导致怎样的变化。多年以后,当我们以足够的视野梳理个人史,人生起点的意义隆现。刘树勇的人生轨迹简单至极,他执著地不偏不倚地走着一条近乎完美的直线,以自己的行动表达了对职业对文化对北京的敬意。八十年代中期,刘树勇致力于视觉语言与叙事方式的比较研究,八十年代后期,集中以中国书法为研究个案,比较研究中国视觉艺术中的表现主义传统与西方抽象语言纯粹化的差异关系问题。九十年代中期以后,以摄影为主要研究对象,重点研究摄影的语言形态及分类原则,后转而关注当代中国摄影发展及图像传播过程中存在的相关问题。近三十年的执教生涯、愈来愈开阔深入的专业研究领域,令刘树勇这个名字成为标签,嵌入一场场生动有趣的课堂、犀利的文章、精美的画册以及朋友挥之不去的印象里。

“中国最激进的摄影批评家”,是刘树勇获得的一枚货真价实的“勋章”。追根溯源,始自其搁置四年,2000年才得以在网络发表的一篇“檄文”——《中国摄影界的四种病》。尽管作为摄影评论家,刘树勇更多的摄影理论和批评文章平和、尖锐而不失深刻理性的研究分析,但此文的面世不啻为一枚核弹,投向一派祥和安稳的中国摄影界。刘树勇洋洋万言,毫无顾忌地释放犀利的言语,直指现实的病灶,针对那些有身份的权力拥有者;虚伪的纯朴风;浓重的庄严伟大的情结以及“造作的撒娇式的优美图像”的制造者兼庸俗化摄影美学的引领者。摄影批评家动用的是医生的手术刀。倘生活中只有咖啡和糖,胡椒面绝不甜腻,着实辛辣,必是万金难求。此前,作为“观念摄影”这一新的图像形态概念的提出者,刘树勇的代表作《权力——关于观念摄影的对话》现于香港《现代摄影报》,首次具体提出了“观念摄影”,旋即被《中国摄影报》转载,引发全国性摄影理论论争。此后,“观念摄影”作为一种独立的摄影形态和概念,在当代摄影艺术范围内被普遍认可,并得到广泛运用。

1969年,瑞士人赫拉德•史泽曼在纽约策划的展览“当态度成为形式”,令源于西方语境的“策展人”成为当代艺术展览的主角。毋庸置疑,作为艺术最后的标准和底线的坚守者,该领域的研究者和批评家作为策展人得天独厚。1997年10月,刘树勇与艺术评论家岛子策划组织了观念影像展览《新影像展》;2001年8月,参与策划并发起中国第一个国际摄影节“一品国际摄影节”,组织实施了八个摄影展览及系列国际学术讲座及研讨会;2005年9月,在山东淄博策划发起并主持以“社会•内心•关注”为主题的大型摄影展及学术研讨会,清理山东一地近十五年来图像发展的基本状况及图像资源;同年10月,在青岛策划主持“少年的表情——新中国五十年代图像展”。除此之外,39号艺术空间举办了多少场视觉艺术作品展,无从细究。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春天,一场题为《观看与呈现——山东临沂摄影四家展》将于2011年4月9日至4月16日在此展出。

参展人:李百军、梁东、韩勇、王相东。

“观看的个人视角与影像呈现的多重可能”是刘树勇在由中国图联出版社出版的同名摄影集中所作的序言。身为学者型策展人,刘树勇选择了认为在区域性表现富于价值的优秀的四位摄影家,对其进行个案研究。摄影批评家通过事先对参展摄影家的充分了解和深入研究,精心选择编辑着他们的作品和艺术旨向,精确地提炼出策展主题。从并行的风格迥异的作品中凸显难得的个性,实现了视觉上的冲击力和展示意义。策展的关键不在“展” 而在“策”,批评家对策展的介入,使得策展成为批评家用以体现其独立批评意识的有力手段,一种比语言文字更具干预效力的方式。无言的批评使策展人具有主导和引领作用,通过独立的价值判断,推行个人的艺术理念、思想和当代艺术的学术标准。刘树勇希望“展览不再作为一个导师向观众灌输任何知识或真理,而是不发一言地向观众袒露自身,听从审美直觉的裁断”(罗伯特.斯托语)。

漫步“观看与呈现”摄影展,展厅长廊两侧是在主题下竞相盛开的一页页生动的画面。影像是摄影家的心灵,展览是策展人创作的作品。无疑,就在一个个被凝固了的瞬间,两者显然寻找到了一种共同的话语,即来自对理念的追求。当缺少理论体系和知识建构的艺术家令展览呈碎片化,缺乏视觉的逻辑和思想谱系,身为批评家的策展人则把艺术家想不到的部分聚拢提升,将碎片重组至有序的结构里,从而促使艺术家的再认识与再创作,赋予意义,为其在历史中寻找新的坐标。一个好的策展人就是从不把自己看成策展人。刘树勇注重细节,强调作品和展示空间的融合,树立作品在视觉上的协调性与独立品质。作为资深策展人,他通过整体策划、呈现个人策展理念、提炼主题;布展,展示艺术作品;撰写展览论文、组织专业学术研讨会;画册文本的设计、编辑出版以及面向媒介和社会公众推介等环节顺利实现了策展的全部意义。

根究摄影的本源,不管是“以光线绘图”,还是通过物体反射光线使感光介质曝光过程的“照相”。那只手持的敏捷的机械物已经可以精准复制保存世界上出现的任何事物。摄影家的能力在于把日常生活中稍纵即逝的平凡事物化为不朽的视觉图像。摄影的记录功能自诞生之日起,即显示其强大的生命力。镜头置于眼睛前面,成为一个可以延伸的秘密通道,取景器的框定,筛选着纳入视野的目标。瞬间是世上最短暂最美好的时间语词,但不再稍纵即逝,而是可以像枯叶蝶一样被捕捉,成为一帧帧被记录下来的充满颗粒感的真实可信的卷宗。最后的声响,暴露了这个令目力加长、以介入方式参与到现实世界的武器的存在。观察者需要跨越身份、地域、距离等障碍,以个人视角树立独立性,继而使得自我与在现实世界中选择的被拍摄对象之间达成一种审视、发现与获得瞬间价值的结果。

摄影本质上的“侵略”姿态,常常会令持摄影机的人于浩瀚的现实世界无意中截获至宝。现实世界的复杂程度,远超过许多理想主义者的想象。药房、网吧、毛线柜台、屠宰店,当一些真实的场景被拟造成黑白系列,与看似缤纷的现实的剥离常常令再度呈现变得距离加剧。靠近了的视线永远难以抵达那些平常的物事。那个平常的、总是容易被忽视的日常生活究竟何种模样?融入其间的每个人其实根本没有看清。惊讶之余努力辨识,一时间竟也想不起自己是从哪儿步出的,自然不能够沿原路返回,只是稍后,会被一种难以拒绝的力量挟持重新抛入其间。

午后是一个温情的时刻,缓慢、闲适,大度得让人可以从容地停下来仔细打量。到处都是白花花的光线,连听到的声音里也不时抖落一簇簇洁白的棉花,有些耀眼。白花花的光线从敞开的大门、玻璃窗,伴随接踵而至的脚步涌入。

多年以前也有一个个相似的下午。那些没有被明确标注的时间拥有一个时代的称谓,70年代,地点:山东沂水。照片内容:春天推水浇麦子的社员、生产队的打麦场、长势喜人的稻子,晒棉花的妇女、社员大会……拍下这些珍贵的照片的是一个被公社社员叫做“照相的”李百军。一九七六年拿起摄影机的李百军自从把目光投向身边的乡亲,就再没间断走街串巷的“照相”经历。持续的不间断地忠实采撷,一方面表达了个人对故乡的热爱,另一方面也令那些沉陷于生活底部的真实显示最深沉的魅力。如今,时间公正地检验着这些无法复制只能远观的照片,黑白底,质地纯正,如作品中展现的那些真诚而朴素的乡亲,他们的笑容,他们的劳动姿态、再寻常不过的日常生活以及落至身上的一个个不经意的细节,完整无缺地一并保留。这些朴实的人民以自身的变化追随社会现实的变迁。打动人心的是影像,还是隔着时空遥不可及的过去?李百军的一组“临沂人”,以纪实的手段,通过创作者敏锐观察与影像跟进表现个人熟悉的乡村生活,从而以麦子一样生长的自然状态呈现历史的进步。

2006上海、2007江苏无锡、2008深圳、2009德国法兰克福、2011 北京……那些并列的影像下方均呈现同样的标注,数字与地名相连。仿若上了锁钥的日记一样私密。简省地留下唯有当事人才能辨明的淡淡的痕迹。不是为呈现,而是为了记忆,抗拒遗忘。梁东的游历会在每年中不定期的出现,那是一些并非因为计划而次第出现的城市,是个人生命历程中注定的一个个站台。一度固着的人蜕了壳,恢复了自由。对于生命的旅行,那个心思如蛛网般细密的人,内心早已举行了一场仪式。举着摄影机在城市之间游走的旅行者,所经之处留下情绪的生命的丝线:形单影只的背影、远处疾驶而过的骑车人、墙上斑驳的光影、落满雨滴的汽车、狭长的楼梯之上掩入窗口的人、低头迈进门槛的小女孩儿、一个人行走在雪地上的孤寂、异域所见等等。它们属于“一个人的漫游”。主观化的视角,凸显的个人感受构成梁东“一个人的漫游”。对于“中景”的钟情,让梁东这组带有强烈主观性的影像保持对所拍摄对象的适度距离,而世界在摄影者的面前变得无限宽阔、延伸,因为它们已不仅仅是那些看见的物质世界,还有无比真实而丰富的内心疆域。

当黑白照片深沉庄严,低调重现,那些被记录的物事一律齐刷刷地后退,以便站在彼岸的观者眺望。眼前变成彩色的了。在颜色的加盟下没有谁打算怀疑这些影像的真实。韩勇是在拍事实。但在一种如此迫近的、让人生出压力的逼视中,眼前呈现的拥有绝对真实的影像竟生出想象的再造空间。韩勇选择的另类观察者的立场,让其立于显微镜下细致地探测。色彩造就了一种肌肤,“城市的皮肤”,裸露的城市拥有了另一副面孔。这是寻找后的发现,代表着拍摄者的注视和关切,拍摄对象是1999至2000年的临沂沂州路和2004年至2005年的临沂东关。雪后白色的旧房屋、立于断墙的京剧人物画像、严店后巷34号的盐、光影和黑色的窗、灰烬中的两张脸谱、凿开的墙与钉上的木门,还有“人民饭店”、墙上的一只手印、门前滴水的拖把和一只袜子、李娜制衣店的门、立起来的扫帚,从晾晒的棉被上看得见那天美好的光线,注视良久,眼前竟现出几分艳泽和由内里泛出的温情。这些充满真实感的场景的呈现让人置身其间,仿佛闻得见彼此的呼吸。现场感属于这些经历了动荡,最终在某一刻平静下来的影像。身临现场的韩勇是旁观者也是介入者,他一言不发,身手敏捷的打捞属于这座叫做临沂的城市记忆,以躬身力行的姿态和极度细致的扫描,留下这座古城城市化改造进程的微雕。

王相东是参展摄影家中唯一不戴眼镜的,这说明他的视力良好。拥有视力良好的王相东缄默、寡言,即使面对明确的问题也保持沉默,闭口不言。他的回避令交谈尚未开始即被迫中止,这样的状态不知是彼此不相熟识还是本性使然。摄影者的主动性在他这里并不存在,一个安静的、不希望他人介入的摄影者会呈现怎样的影像作品。“残梦”是王相东收集的依稀梦境,那些清幽的、委婉的、带着淡淡孤寂的影像呈现的不是今日图景,而是穿透镜像跃至古代的雅士情怀。青石的一角、竹叶青葱、缤纷的树影枝杈、梅花点点、展翅欲飞的鸟雀、夕阳西下……这些被截取的雅兴意趣一并构成王相东心向往之的内心景象,清泉筝音,高山流水,余音袅袅。它们被悉心呵护,一帧帧独立装裱。影像的装饰性和封闭的独立特征令梦境之间彼此相守亦相互隔绝。而站在此处眺望的王相东是否真的踏入了自己的理想国?作品中表达的个人倾向常常令创作者亦始料不及,原本完备的自我掩藏,会暴露在一组看似轻描淡写的团扇与折扇里。王相东的“残梦”系列以观念化表现倾向将影像、数字技术与个人生命经验紧密结合,谨慎而含蓄地编织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以‘观看与呈现’为主题,我希望通过强调每个摄影家对于现实世界独立的观看视角与多样化的影像视觉形态,来描述临沂四位摄影家提供的四个不同的影像文本,以尽可能完整地呈现临沂地区摄影发展的多元性与丰富性。如果我们将整个山东省辖区的摄影发展作为一个区域观察和研究个案,临沂几位摄影家的影像实践不仅在本地区摄影发展的内部表现出某种微妙的传承与嬗变关系,同时他们所提供的迥异于山东其它摄影家的影像文本,恰好在注重传统纪实摄影实践的山东摄影家群体当中派生出另外一个向度,从而打破了纪实摄影一元独大的格局,建构出山东摄影丰富多元、良性发展的新格局。”——策展人刘树勇在展览阐述中如是解。

2011年4月9日,“商城临沂杯”全国城市摄影大展启动仪式暨《观看与呈现——山东临沂摄影四家展》在北京中央财经大学39号艺术空间举行。《观看与呈现——山东临沂摄影四家展》由当代艺术评论家、著名摄影策展人刘树勇教授策划,展出了李百军、梁东、韩勇、王相东四位摄影家的140余幅作品。出席启动仪式参加现场研讨活动的专家学者有:《中国摄影》杂志副主编李波;《中国摄影家》杂志主编李树峰;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传媒学院教授、艺术评论家刘树勇;大众日报社图片总监、著名摄影家孙京涛;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摄影评论家任悦;新华社图片中心张晓蓉;著名摄影家袁冬平、于全兴等。
支持、关注着。
支持并期待精彩纷呈的大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