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你的位置:《中国摄影》官方站点 >> 资讯 >> 资讯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天下一家:中荷联合摄影展广东美术馆开幕

发布: 2010-6-23 08:52 |  作者: admin  | 来源: 广东美术馆

主办:帕拉多克斯基金会(荷兰艾顿)、广东美术馆(中国广州)、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中国北京)

策展人:巴斯·弗吉(荷兰帕拉多克斯基金会)、蔡萌(中国广东美术馆)、董晓安(中国北京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展期:2010年6月22日—7月18日

展厅:10、11、12号厅及三楼通道

开幕式:6月22日下午:5:00

讨论会:6月22日下午:1:30

WATW 是《天下一家》(We Are The World)的缩写,原本是莱昂内尔·里奇(Lionel Ritchie)和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1985年为赈济埃塞俄比亚饥荒创作的一首歌,后来被挪作他用,用于商业和非商业的目的,强调了团结和共同责任的问题。

这个世界上部分地区的过度消费导致了另一地区经济(甚至移民和污染等问题)的增长。但是为满足全球消费,当然还有中国迅速增长的国内市场需要,全球产生了对能源的爆炸性需求,导致二氧化碳排放量激增,这一切最终会威胁到我们所有人。在科学家、政治活动家以及越来越多政治家们优先考虑的重点问题当中,如何避免这一潜在厄运的出现已高居榜首。经济学家们甚至也开始规划“后成长社会” (postgrowth society),对看似无处不在的增长需求提出质疑,并且指出了一个事实,即从某个收入水平开始,唯物质主义是对人类幸福的毒害。

《天下一家》着眼于我们这一全球化的、被消费所驱动的世界的方方面面。以巡展和网站(watw.nu)的形式,将中国和荷兰艺术家们的作品结合起来,可以说集艺术、新闻与科学观察于一身。WATW涉及的领域十分广泛:从经济增长到环境问题,从能源制造到资本流动,从移民到消费。在我们全球化的世界里,所有这些现象是紧密联系的,并且指出了一个事实:我们有着一种跨越国界的共同责任,需要共同来应对这些问题。本次展览以及本书收录的艺术家/摄影家作品,不只是充当这一概念的图解。从个别来看,它们表达了艺术家个人的关注、情感和兴趣,但它们又彼此互动,也同大型展板上放映的实时统计数据和新闻互动。因此,由于观众自身的不同感受,新的意义便由此而生。

WATW从多个层面出发,依循两个连贯场景在观众的感受中营造出第三个虚构场景(或意义)的电影蒙太奇原则。在这个项目的框架之内,这一点是通过影像创作者的作品与不同背景相组合而创造出来的:从(之前的)摄影记者,到纪实摄影师,再到从事装置和新媒体的艺术家。其中一些艺术家在本次展览概念所传达的主题范围之内进行创作。而对另一些艺术家而言,与全球化、消费、环境、技术进步以及大众传播相关的问题,构成了他们作品的背景,而并非明确地表达了他们的主题。

蒙太奇原则也在艺术家作品与实时统计数据和新闻的结合中体现出来。通常,如果新闻和数据成为一次展览的组成部分,往往充当的是附注的功能。但是在这里,它们却占据了核心舞台,采取了作品之间装置中央巨型投影的方式。数据图表(库摩尔&赫尔曼设计,安庭纳-曼动画设计,根据Worldome-ters世界实时数据统计网站提供的数据)将代表每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经济、社会和环境进程的抽象数据,转化成看似具有实体的动态雕塑。图形文本奇特的矛盾本质、它们的尺寸以及实时体验,给观众产生了一种让人迷惑的效果,既引起人们的好奇心,也会让人感到恐惧或难以理解。

看到播放的数据,读到“距离石油枯竭还有15, 221天”以及“距离煤炭枯竭还有152, 218天”(资料来源:worldometers.info, 2010年2月12日,15:19),我们可以毫不费力地形成一幅画面。想象一下二氧化碳排放产生的潜在灾难,这些数字令人触目惊心,尤其是这些数据是根据最新的预测,即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每周都会开设一家新的火力发电厂。接下来的数据图表悄无声息地替换了有关煤炭的数据,告诉我们截至今天有39,679,821,305千瓦小时的太阳能将照射到地球表面。这一数量巨大的能源实际上仍未得到开采。它也许表达了一种希望,但也会让人感到愤怒:我们所有人怎么能对可再生能源视而不见,仍然顽固不化地继续焚烧化石资源来让我们自己窒息呢?

观众也面对样一个事实:在世界上体重超重的人(1,145,289,495人)远远超过了营养不良人口人数(1,022,212,739人),尽管后一个数字令人振聋发聩而且仍在不断增长。如果程序设计可以让我们看得更仔细,我们就会发现,体重超重的人口正迅速地超过营养不良人口。这既是我们世界的一部分,也是能源故事的一部分。两个图表或许证实了我们已经了解的事实。但是,究竟是什么构成了今天谷歌的搜索量(2月12日16时24分,9,071,438,544)、目前的平均气温、发送的电子邮件或者今天售出的电脑数量?这些数字实际上代表了什么?

此外,我们将这些数据同杰奎琳·哈森克 (Jacqueline Hassink)的《车女郎》(着眼于汽车业营销原则的作品)结合在一起,我们又做何感受?或者是曾翰刻画的身穿漫画或视频游戏人物服装,置身凶险都市环境中的年轻人肖像?看到杰拉德·冯·德·卡普(Gerald Van Der Kaap)与一位中国女大学生的短信往来,或者赵亮拍摄的一条污染河流的录像,我们又会想到什么?尽管这里只是提及了本次展览中的少数几位艺术家。

乍看之下,它们也看似来源互不相干的彼此不一致的作品,悬挂或摆放在以抽象几何形体表现的随机数字这个抽象背景之下。但是片刻过后,当代观众尤其敏感的那种合成原则便开始在他们头脑中形成了第三层意义,将他们的个人经验同艺术表达、科学数据和/或新闻报道联系起来。整个过程让被动的观众成为主动的意义生产者。如果愿意的话,他/她便成为艺术家甚至是策展人。这样,造成一种家长式策展构架或单维宣传构架的风险就有望被克服了。

然而,WATW的意图又具有政治性。它并不是参加此次三影堂开幕式的一位反全球主义的年轻人所希望的那样直言不讳。他说这次展览在某种意义上说是肤浅的,并没有驱策人们立刻行动起来,只不过是表达了气候变化正变得流行起来。他说的没错,过去一年里,谈论气候问题已经变得很时髦。但并非因为时髦,所以我们的领导人们才设法在几周后哥本哈根的2009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取得一致意见。

 哎,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美国政治家、政治活动团体、持批判态度的记者或艺术界之外,在我们所构成的这个商业化世界中,还将需要一群娱乐界人士发起一场运动,促成根本的变革。可惜的是,迈克尔·杰克逊再无法和我们一起做这项工作了。

荷兰有一句古老的谚语说:“以贼捉贼”。但愿有人会及时抓住我们。或者我们能抓住自己?让环境问题变得再时髦些吧,它应该无处不在。


                                  巴斯•弗吉(荷兰帕拉多克斯基金会)
                                  蔡萌(中国广东美术馆)
                                  董晓安(中国北京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2010年6月

更多详情,可参考广东美术馆网站:http://www.gdmoa.org/zhanlan/zhanlandangan/14/21/17978.jsp

TAG: 三影堂 天下一家 广东美术馆 摄影展 荷兰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Copyright © 2009 Chinese Photography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3005283 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879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