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你的位置:《中国摄影》官方站点 >> 资讯 >> 资讯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Matthu Placek摄影访谈

发布: 2009-11-23 13:51 |  作者: admin 

This interview was sourced from an interview photographer Megan Mantia did of photographer Matthu Placek. This interview ran on the photo website too much chocolate on Nov. 18th, 2009. It's a part of Rotating Gallery Project。

本文源自摄影师Megan Mantia对摄影师Matthu Placek的访谈,2009年11月18日发表于摄影网站too much chocolate。本文是滚动画廊计划的一部分。


Megan Mantia:很高兴能在这里向你询问一些关于你摄影风格的细节,你那些通透的人像摄影作品。我留意到你在工作的时候会使用很多老式设备。这是否会给你带来一些额外的麻烦或支出,例如说胶卷选择或冲洗等?你如何用这些老式设备拍出如此优秀的作品的?

Matthu Placek:一般情况下我使用4X5大画幅相机拍摄,谢天谢地这些老古董们还没有绝种。但我经常用来拉样的宝丽来已经很成问题了。事实上我使用大画幅拍摄并没有带来太高的开支,我在拍摄前已经胸有成竹,在脑海中构思好了我想要的画面,所以一次拍摄大约只需要三十来张底片。其实最后算下来,使用胶片要比租一套数码设备拍摄省很多。使用胶片我很清楚如何让我脑海中的想法成为现实,而坦白讲,我还没办法驾驭数码摄影达到同样的效果,虽然我觉得我正在加速朝着这个目标前进。

MM:你拍摄了很多名人,例如说Marc Jacobs,Richard Prince,Leona Lewis,Leelee Sobieski,Julian Schnabel等。能给我们这些摄影师讲讲,你是怎么样能让这些大腕们站到镜头前的吗?

MP:我非常幸运能够拍摄这些我相当敬仰的艺术家们。首先这是由于我对自己个人项目的执着,我总希望能够有一些拿得出手的作品。艺术家是我关注的一个重点,无论是他们的作品还是他们本身,都能成为我摄影作品的一个部分。Leelee和Schnabel的照片是我直接找上门去拍的。Schnabel的照片是一个大型肖像拍摄项目的一部分。已故建筑师Philip Johnson将他的遗产捐赠给了美国历史文物保护信托基金会,作为一个建筑博物馆馆藏的一部分展出。Johnson和他的搭档David Whitney是活跃的现代艺术收藏家,藏品在Johnson自己设计的一间展厅里展出,极其可观。如果这些藏品的创作者尚在人间,那么我的任务就是将他们拍下来。我坚持的态度,良好的沟通技巧,以及逼着Julian在十月份跳到冷水池里的举动,足矣让The Glass House剧组(译注:Leelee Sobieski是该片主演)站在我这边。而我的这些个人作品使我有更多机会去根据自己的兴趣或口味去接拍相应的商业作品。Marc Jacobs与Richard Prince的合影应Harper's Bazaar UK杂志的邀请拍摄,这是我求之不得的机会。我一共只有45分钟时间安排布置、拍摄走人。不过最终我干得不错,我自己也对这幅肖像作品相当满意。

MM:你定期给Fischerspooner乐队拍摄,对吗?大家很想知道你和Casey Spooner之间是如何擦出火花的。

MP:你是怎么知道的?确实如此。我第一次见到Spooner先生是在Fischerspooner纽约Gavin Browns Enterprise演唱会的现场,也许是2000年的时候。他们一共演出六次,每次大约30分钟。看了第一场演出以后,我便欲罢不能的看了后面五场。然后我给他们写信,这封信被他们称作"最好的歌迷来信"。于是Casey邀请我和他的几个朋友一起去喝酒,接下来也就顺理成章了。尽管我们两的碰撞最后成为了艺术的一部分,但我依旧尊重Casey和Warren对娱乐、音乐和艺术的理解。除了数不清的照片以外,更重要的是他们给我带来了很多灵感和一份持续的友谊。

MM:你一般给哪些杂志、出版社或画廊干活?

MP:最近我干得比较多的杂志是Vogue、V和New Yorker。我经常和独立艺术画廊Deitch及其下属艺术家合作。另外还有很多闲杂事情,例如说给Fischerspooner拍摄巡演照片,大部分照片都刊登在一本叫做MUSE的意大利杂志上,另外我还准备用这些照片出版一本画册。我刚刚给V拍摄了一组人像,将会刊登在二月份的杂志上,另外POP杂志也将第一次使用我的作品,我爱二月。

MM:你网站上有不少拍摄与世界各地的照片。这是否是由于工作需要?你会为了自己的个人项目而到处跑么?

MP:我确实外出频繁,但我并不认为我经常出去旅行,至少现在不。我大部分照片都是在纽约拍摄。跟随Fischerspooner的巡演应该是我最近一次个人旅行。我对这个国家的了解从来不是太深,所以旅行确实是一个好机会。

MM:我听过一个八卦,你母亲似乎能通灵。你能给我们讲讲这件事么?这是否对你的世界观产生什么影响?

MP:这不是八卦,这是真的。这没有什么很特别的地方,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有人的妈妈是家长教师联谊会的一员,而我的妈妈能看到死人。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成长经历中从来没有什么不好的经历。当然她会告诉我,不停的告诉我如何以一种积极地方式去看待这个世界,如何接受成长过程中的改变,甚至一些超自然的存在。我觉得自己十分幸运,这样的生活方式确实影响了我的作品,特别是给了我从梦境从梦境中获取灵感的能力。

MM:嗯,最后一个问题。你对现在的摄影博客文化如何看待,这一文化对摄影有何影响?你是否会刻意保护自己的作品不要在网上流传得到处都是,或者十分欢迎这中现象?

MP:我必须承认博客文化是一件神奇的东西,能够瞬间让你触摸到世界的各个角落。举个例子来说,Leona Lewis本来只发表在伦敦星期日时报杂志(The London Sunday Times Magazine)上,虽然我没有尽力散播这些作品,但也担心美国人看不到他们。不过我知道Perez Hilton很喜欢她,所以给他发了一份。他很开心的把这些照片放在了自己的博客上,而两周以后我的网站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次点击。不论我们是否喜欢,但是博客们已经慢慢释放出自己的影响力,而且正在逐渐壮大。


本文原载于Jake Stangel的博客Too Much Chocolate,原文见Week 41: Matthu Placek。中文翻译经原作者授权,请勿转载,谢谢合作。

TAG: 当代艺术 访谈 Matthu Placek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Copyright © 2009 Chinese Photography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3005283 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879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