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你的位置:《中国摄影》官方站点 >> 资讯 >> 资讯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做好一本摄影书,你需要从这些方面着手

发布: 2019-1-08 20:00 |  作者: admin  | 来源: 中国摄影

1月7日,应《中国摄影》杂志和嘉兴影上书房之邀,美国纽约光圈基金会(Aperture Foundation)创意总监莱斯利·马丁(Lesley A.Martin)女士在嘉兴举办了一场题为“做本摄影书”的讲座。本次讲座是第三届中国摄影图书榜的延伸活动,现场近60名听众除了来自浙江本地,还有的专程从北京、上海、西安、桂林等地赶来参加。

“做本摄影书”讲座现场

莱斯利·马丁从1952年“光圈”的成立开讲,介绍了近年来西方摄影界对摄影书的研究,分享了她在“光圈“工作的20年里与众多世界顶级摄影家合作出版摄影书的大量案例,也从一本摄影书应如何立意、编辑、装帧设计以及做样书等细节方面给出了诸多可操作性的建议。

《中国摄影》编辑部将长达两个半小时的讲座摘要如下:

讲座现场的莱斯利·马丁

1为什么要做摄影书?

单张照片本身有其魅力,但是照片与照片之间不同的顺序会产生新的语境,照片和文字之间的不同排列,会让人们对某张照片产生新的视角,而这种排序和语境最好的表现方式就是书。

摄影书是文字和图片的黏合剂,能够更好地帮助摄影师组织语言和建构语境。

摄影书是摄影中一种重要的表达形式。了解摄影书的语言以及工艺,以及其中的种种可能性,是摄影师非常重要的工作之一。

2书本身就是作品

摄影书有三个重要特点:第一,摄影书很稳定,具有永久性,同时易于携带;第二,摄影书提供了另一种历史,提供了另一种隐藏的声音,某种意义上它就像时间胶囊,能够带我们回到当时的世界,以及一窥当时的摄影术;第三,正如艺术家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所说:“展览来了又去,但是书一直都在,书本身就是作品,而不是某些作品的复制品。”

3一本好摄影书的基本出发点

做一本好的摄影书需要有两个基本出发点:

第一点是要有非常明晰的想法,必须要知道你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很多摄影师专注于拍一张完美的照片,但是做书的时候需要想清楚你到底想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第二点是要知道你的受众是谁,他们想看到什么,同时他们是否愿意为这本摄影书买单。了解这些,才能更好地去做一本摄影书。

明白上述两点,我们才能去做决定,尤其是决定你的书将会是什么样貌。

4如何编辑图片和摄影书

经常有人问我,你到底如何编辑图片?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是我可以非常明确地告诉你们其中一个方法,就是打印照片小样,并且将它们排列开来。这样做是因为,你必须要对你的作品有一个全面的认识。你可以从这些照片中看出一些章法和体现出来的规律,你也可以随意改变它们的顺序,可以通过改变顺序来看哪些照片之间的联系更好。

你还可以通过颜色或者是通过一些内在的形状或者是图案来重新调整照片的顺序,你可以去选择一些能够代表某个作品的开始和结束的照片。当你开始看一组照片的时候,你或许可以从中发现一个故事的形态,同时你必须心里清楚你要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有的时候我发现一些摄影师如果没有第二个人在旁边提供意见的话,他们往往都会坚称说某张照片非常重要,当我问其理由时,他们给我陈述的原因往往并不在于这张照片本身,而是在这张照片拍摄前和拍摄后的某一瞬,但是这并不是这张照片能表达的意义。其实,摄影师有时也应该把自己的照片和编辑成果拿给身边信任的人看,拿给那些你们认为有很好的视觉素养的人去看,但是可能十个人就有十个理解,或许十个人就有十种编辑方式,这个时候摄影师或作者必须要非常清楚地明白自己的故事是什么,想表达什么样的概念。

不要假设说你的观众会自己去翻页,你必须要去推动你的受众去看下一张照片。可能有的时候线索只是照片中一个小小的元素,也可能只是照片在页面上摆放的方式,但是你需要去为你的书构想一个很好的开始和结束,以及给你的受众一个去看每张照片的理由。

5样书(dummy book)的重要性

当你完成在一个桌子或者是墙面上浏览照片的过程后,你就要做样书了。我指的不是去参加评奖的样书,而是在实际制作最后的摄影书之前所做的原型和样本,这是一种尝试。

样书一定是实体的存在,不只是在电脑上的设计样。

无论是第一次、第二次的尝试,都可以拿给你的同事、设计师去看,通过样书获取他们的意见。无论怎样,我想摄影师一定要对样书的形成保持一个开放的心态,要想达成最终的版本,需要很多的调整和努力。

制作一本样书非常重要,也许你很擅长做设计,可能你能做一些高端和精美的设计,但是一本摄影书的制作不仅仅是需要摄影师和编辑,仍需要第三人——也就是专业设计师的参与,与此同时还会与专业的出版商合作,可能出版人和设计师能够给你提供不同的角度,让你的摄影书更加完善。

6摄影书的设计并非越复杂越好

一本摄影书是经过认真考虑的产物,包括里面的内容、照片、页面的调度、纸张的选择,以及印刷的工艺等,所有这些细节都需要非常细心地去选择,需要彼此之间自然、紧密的合作。

现在的摄影书常常会运用许多设计手段,从而推动读者与书产生更多的互动。但是,现在摄影书的设计越来越复杂,有时候人们会走极端,通过设计为书增加许多元素,认为元素越多得奖的机会越大,但是这不应该成为我们做这样一些设计的理由,这其中潜藏着危险,这些奇特的设计,可能会对你的摄影书造成伤害。

如何去选择一本摄影书的形式,只能从这本书本身出发来做出决定。我想跟大家说的是,一本好的摄影书是在多种可能下做出审慎选择的结果,做每个决定前都需要认真考虑。

7、摄影书的制作没有标准答案

让自己去学习其他摄影师如何做书、如何做编排是很重要的事,也是一个学习做摄影书的捷径。

学会享受做摄影书的过程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希望你能在发现更多的关于摄影书知识的时候,可以享受这些发现,因为如果连你自己都觉得没意思的话,又何必浪费这些精力。我自己就非常享受摄影书的编排过程。

不过,我觉得照片的编辑、摄影书的制作并无一个正确的答案,所以也不要太有压力。关键的一点是找到一个正确的方式,并且寻找到合适的群体去一起讨论相关的议题,我想这就是我给你们关于如何制作一本好摄影书的最好建议。

莱斯利·马丁编辑的摄影书

《反射》封面及版式,维克·穆尼兹/著,光圈出版社,2005年


《东京》封面及版式,太加西·轰马/著,光圈出版社,2008年


《家庭的概念》封面及版式,拉托亚·鲁比·弗雷泽/著,光圈出版社,2014年


《光晕》封面及版式,川内伦子/著,光圈出版社,2017年


《斯蒂芬·肖尔作品精选集》封面及版式,斯蒂芬·肖尔/著,光圈出版社,2017年


人物简介

莱斯利·马丁,美国纽约光圈基金会(Aperture Foundation)创意总监,耶鲁大学艺术学院客座评论家。编辑过众多摄影集,包括维克·穆尼兹(Vik-Muniz)的《反射》(Reflex),太加西·轰马(Takashi Homma)的《东京》,拉托亚·鲁比·弗雷泽(LaToya Ruby Frazier)的《家庭的概念》(The Notion of Family),川内伦子的《光晕》(Halo),以及斯蒂芬·肖尔(Stephen Shore)的 《作品精选集》(Selected Works)等,还曾参与《中国摄影书籍》(The Chinese Photobook)的编辑。从2011年开始,主编光圈每年发行两期的报纸《摄影书评》(PhotoBook Review),同年参与创立巴黎摄影博览会-光圈基金会摄影书奖(Paris Photo - Aperture Foundation Photobook Award)。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Copyright © 2009 Chinese Photography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3005283 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879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