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你的位置:《中国摄影》官方站点 >> 资讯 >> 资讯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俄罗斯在线摄影Workshop负责人Liza Faktor访谈

发布: 2010-2-24 14:45 |  作者: 黄一凯 

俄罗斯和独联体国家幅员辽阔,所以第一个在线摄影研讨班诞生于此也并不奇怪。就像Liza Faktor在这篇访谈中所指出的,[OR]EDU使用博客等在线工具是的她的客观现实基金会有能力将那些被主流摄影圈忽略,或无力承担研讨班费用的年轻摄影师们与国际大师联系在一起。


Yaroslav,38岁,已经在筒子楼里居住了11年。摄影:Peter Antonov

Miki Johnson:请给我们讲讲[OR]EDU。

Liza Faktor:[OR]EDU是我们的基金会--客观现实(Objective Reality,下简称OR)在2009年推出的一个新项目,针对才华横溢、干劲十足的年轻摄影师和摄影专业学生。这个项目源于我自己运营图片社、编辑在线杂志、以及在俄罗斯和独联体进行线下摄影教学时的一些个人体会。在这片广阔的土地上,居然没有在市场扬名立万的机会,这让我日渐沮丧(黑体为原文所加,下同)。

[OR]EDU的理念是寻找年轻的摄影师们,并让他们有机会与世界范围内的专业摄影师、编辑和策展人展开互动。这个项目最初仅面向俄罗斯和独联体国家,现在也包括了波罗的海地区,很快我们还计划面向全世界。我们通过竞赛选拔摄影师,然后让他们通过博客的形式参与到一系列主题研讨会中,并在网上接受"大师们"的评判。我们的目标是帮助年轻摄影师们培养并延续自己的个人视觉,并将这种视觉作为一种产品推向市场。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举办了两季主体研讨。2008-2009年期间,我们收到了472份申请,最开始我们只考虑针对俄罗斯本国的摄影师,但这个项目受到了乌克兰、拉脱维亚、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和阿塞拜疆等国的广泛关注。最初的55位参与者分别拍摄了属于自己的摄影作品,并制作了各自的多媒体或展出计划。

回首过去,这个项目有如一段惊险而刺激的旅程。我们资源有限,以至于不得不自己编写所有的界面程序。我很感激参与到项目中的这些大师们,在我们刚刚起步连程序还没有弄清楚的时候他们就加入了我们,他们中很多人甚至是第一次接触博客这个东西。他们包括Lucian PerkinsAlexander GronskyRena Effendi等屡获殊荣的摄影师,帕诺斯图片社(Panos Pictures)的Michael Regnier、俄罗斯报道(Russian Reporter)杂志的Andrey Polikanov、Mare杂志社的Barbara Stauss、Rebecca McClelland等图片编辑。


圣彼得堡的一位女子。摄影:Alexander Aksakov

MJ:OR一般开设的课程是什么样子?

LF:每次研讨会持续一到两个月时间,在此期间学生们需要完成大师交代的两到三个拍摄任务。完成拍摄后,将作品上传到网站接受大师们的点评,这也成为我们课程博客的一个部分。这个博客是公开的,所有人都能看到其中的过程,但只有班级成员才有上传内容和评论的权利。

现在我们有足够的条件同时运作三到四个研讨会,但超过这个数量我们就会因人手不足无法顾及每一个人的状况。研讨会主题通常围绕摄影的某个特定市场进行,例如专题或艺术摄影,又或者是个人项目或多媒体制作等某一类型的作品。拍摄任务包括专题拍摄、筹划影展、多媒体技巧与叙事、创建纪实项目等。

MJ:你为什么觉得提供在线课程要比面对面的交流更重要?

LF:我们在2005年开始关注摄影研讨教学,并在接下来的两年中于俄罗斯的几个城市举办。但在2006年底,我们一致认为没有必要维持这种传统的研讨教学模式。每次参与的10到15个学生里,只有少数一两个真正借此走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这与大家为之耗费的差旅费用相比,实在有些得不偿失。

我们觉得也许在网上推广那些有前途的摄影师们会更加容易。大部分希望跳出自己身处小圈子的摄影师都已经在积极的使用互联网,这是他们唯一获取信息完善自我的渠道。另外,互联网也使得我们无须负担旅行费用,就能和世界各地的大师们一起工作。


苏联时期很流行这种风格的挂毯。摄影:Maria Morina

MJ:研讨会目前成果如何?

LF:除了单纯满足他们的求知欲,研讨会还给年轻摄影师们提供了进入这个行业的真正机会。很多摄影师借助课程中建立的关系取得了在俄罗斯及外国的一线杂志和图片社工作的机会。另外我们还发现我们从这些学员的手中得到了大量高品质的报道故事。他们记录了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些重要社会问题,这些问题往往是被媒体遗忘的:小城市里的生活,少数民族或同性恋等亚文化群体;公共医疗;国内流民;无家可归的儿童和孤儿;移民工人等。

由于全球范围的媒体危机,这些故事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们很惊讶的发现,学员所拍摄的这些内容也许和他们在拍摄这些内容的过程中学到的同样重要。我们决定在网站上开发一个新的区域用来展示学员们的摄影项目,同时也能作为一个面向其它专业摄影师以及公民记者们的平台。

同时我们也很注意将研讨会与其它互联网上的项目结合在一起。我们在社交网站开设账号,同时还将RESOLVE等优秀博客站点上的文章翻译成俄文,吸引更多点击率,让更多人注意到我们学生拍摄的作品。

MJ:和俄罗斯以及独联体国家的摄影师们工作了这么久,你有没有发现他们共同面对的问题?你是否感觉有什么摄影风格或思潮正从这片土地萌发?

LF:其实我并不喜欢按照国家来划分摄影风格。那些真正优秀的俄罗斯摄影师和美国或者法国摄影师们没有什么太大区别。无论是Yuri Kozyrev,还是Alexander Gronsky,或者是Rena Effendi,你很难通过他们的作品或性格判断他们的国籍。

我们缺少摄影的氛围,从很多角度而言都是如此。我想对于今天任何一个脱胎于前苏联的国家而言,这都是一个十分典型的问题。这正是我创办基金会,投身教学时首先想到的。我想说的是,我们的摄影市场机制很不健全,甚至等同于零。年轻摄影师们很难找到可靠的摄影学校、研讨班、或者基金会支持。来自出版商、图片社和画廊的工作机会很少。在国家级的摄影比赛中缺少明晰的评判机制。所以,也很难诞生真正的专业摄影师。

当然,并非所有地方情况都这么糟糕。俄罗斯、波罗的海等区域的情况要比塔吉克斯坦或者摩尔多瓦好一些。但实际上很少有严肃的摄影研讨,这也就使得年轻的摄影师或图片编辑们很难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


本文来自作品集设计网站liveBooks博客Resolve上的文章A new online photo school uses blogs to connect masters with students across Russia and beyond,中文翻译经原作者授权,请勿转载。请勿将本文用作任何商业用途。

TAG: EDU workshop 俄罗斯 在线 教育 访谈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Copyright © 2009 Chinese Photography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3005283 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879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