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年后终于遇见你:再见了,昴星团

2021-03-24

昴星团位于金牛座,是北半球最著名的疏散星团之一,距离我们约400光年。足迹遍布全球的女性星空摄影师叶梓颐使用多机位和长焦镜头,以一次与昴星团合影,为我们展示了星空摄影中蕴含的执着与情感。

——编者

年少时的我对大部分事情都兴趣寥寥,经常自己坐着发呆,进入到自己的世界中。 直到一次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天文兴趣小组的活动,我开始注意到头顶的星空,我终于发现了跟我内心相同的频率,我不再感到孤独。只要天气好,我可以花很长的时间待在操场上等某一颗星的升起。上大学的时候我拥有了第一台相机,在学会了最基础的操作后,我顺理成章地将镜头指向了星空。

星光与灯光,2018年10月  叶梓颐

从2015年我正式成为一位职业的星空摄影师以来,我获得过国内外不少星空摄影的奖项,但是我也一直在找寻突破。2016年,我开启了一个计划:“跨越光年的合影”。我第一次尝试采用中长焦段与星体合影是在库布齐沙漠。零下30多摄氏度的夜里我将相机置于在沙丘下,自己顺着沙丘脊与猎户星座完成了一次合影。因为猎户座的天区范围大且明亮,所以拍摄起来难度相对不高,对器材的要求也和拍摄其他深空天体不在一个量级。

银河,美国黄石国家公园,2017年8月  叶梓颐

而这次我要挑战的是通过精确的计算,与北半球最著名的疏散星团之一——昴星团合影。昴星团梅西耶编号45。由于星团中有六七颗亮星较为明显,因此在希腊神话中,它们看成是天上的七仙女。另外一个更为大家熟知的代表,可能是我们都看过的《西游记》中的昴日星官。

发磷光的海,拍摄于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沼,拍摄于2017年2月,2017年4月登上NASA每日一图  叶梓颐




昴星团位于金牛座,每年11月底的晚上八九点会从东边天空升起。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用双筒望远镜看向昴星团时,用肉眼看上去模模糊糊的一团“毛球”竟然是由如此多的星星组成的。当我们站在星空下伸直手臂,伸出食指,闭上一只眼睛,看到的食指指尖大概就是1度。昴星团的大小不到2度,范围很小(旁边的猎户座大小为15度多),亮度大概为3等左右,星光较弱。

月亮升起的那一刻,你看到了吗?北京密云不老屯天文台,2020年2月  叶梓颐




拍摄这样暗弱的目标与地平线结合的特写视频,除了高感光度的相机和大光圈镜头以外,最重要的是精准的计算。为此我和我的伙伴们在一个月之内来了两次位于青海的冷湖地区。因为第一次并没能拍出最完美的地景与昴星团结合的画面,而之后的无月夜,昴星团在天黑前就已经升得很高了,如不成功就要再等一年。

2020年10月16日,我们第二次抵达冷湖之后,首先要预测地景的高度,然后测算昴星团在此高度时候的方位角。之所以合影要在山顶进行,是因为昴星团刚出地平线的时候底层大气和尘埃会减弱昴星团的亮度,如果高一些拍摄就可以减少这个问题。所以我们找的山坡需要有足够的纵深,又要满足一定的坡度,人也得能够爬得上去。正当我们做准备时,落日余晖的对面出现了粉红色鸡尾酒般的维纳斯带,这说明大气足够晴朗、无云,利于拍摄。

与旷野交谈,内蒙古,2020年  叶梓颐




我们用来测算山坡高度的亮星是火星,那几天火星冲日,非常明亮,天彻底黑下来后,好像哥斯拉(日本电影中著名的怪兽形象)的眼睛。我们又利用和昴星团方位角差不多的娄宿三来确认昴星团升起的方位,娄宿三是白羊座最亮的三颗星,找到娄宿三,我们就可以基本准确地锁定昴星团升起的方位了。火星高度预测山头的高度大约为6度,我们通过星图软件得到了昴星团在今天地坪6度高度的时候的方位角,我让作为模特的小伙伴爬上山顶,在我的镜头中,我们即将与相距400光年的星光三点连成一线。

我们此次使用了四台相机。分别是索尼a7s3搭配400mm f2.8镜头拍摄昴星团升起的视频;索尼a7r4搭配300mm f2.8拍摄照片;一台佳能R5搭配105mm f1.4拍摄延时视频;另有一台索尼a7s3安装35mm f1.2镜头拍摄日转夜的环境延时视频。

再见了,昴星团,2020年  叶梓颐



经过几个参照,我发现我最初靠估算架机器的方位竟然很准,旁边的伙伴还在根据英仙座的方位验证我们的角度,此时,昴星团已经缓缓地从山后升起,这一刻我的世界顿时安静了,眼泪也不禁在眼眶里打转……山顶上的小身影,带着头灯,攀登者一般,此时此刻,我们就像是这个星球上的小王子。



短短几分钟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昴星团很快就要出画,我们的拍摄也马上就要结束了。400光年在宇宙中已经算是很近的距离,在返程的夜色中,我听着谷村新司的经典歌曲《昴》:“阖起了双眼,心中尽茫然。黯然抬头望,满目照悲凉。
只有一条道路通向荒野……再会吧,命运之星!”(歌词大意)
此时,我也想对这穿越400年的星光说一声:“再见了,昴星团。”

本文摘编自《中国摄影》杂志2021年3月刊文章《穿越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