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由记录与人性关怀丨关于王兵的《铁西区》摄影

    王兵的这部摄影作品的令人震惊之处是,从一开始,他就毫不犹豫地直指所谓的纪实摄影的核心,那就是直接面对生活,面对人本身,面对人的状态,也是面对人的命运与故事。

    了解更多

    2022-06-20

  • 李舜:无影

    李舜的作品以光为切入点,将瞬间的复现变为可经验的时空,以此将摄影还原为“光绘”,并为之赋予书法的文化内涵。而凭借这一形式所打开的文化与美学线索,李舜也在后续的创作中持续围绕“摄影”在当代媒介与传统美学的转换中拓展出新的语境。2021年,李舜入选了TOP20中国当代摄影新锐展邀请展。

    了解更多

    2022-06-20

  • 杨越峦:一个人的长城摄影史

    长城,北国风光的代表,江山如此多娇的标志。在中国境内,长城恐怕是负载意义最多的几种制造物之一,它背后的隐喻与正面的象征几乎一样多,甚至还要多,甚至多得多。

    了解更多

    2022-05-14

  • 赵青: 长城,不是一堵墙

    观察和感知那些生活在长城边的人,才能引导我们理解真正的长城。这种拍摄可能会是一个信息庞杂的视觉记录,可能会是一些思考有关我们和历史关系的碎片,可能会是我们了解自己民族、了解当下社会的一手素材。

    了解更多

    2022-05-12

  • 何世尧:《巍巍长城》的背后

    《巍巍长城》是我所有作品中传播最广的风光摄影作品。1963年它首次在《人民画报》跨页版上发表后,又相继被《中国摄影》《大众摄影》杂志和《中国四十年优秀摄影作品选》等画册选登;它曾被《江山如此多娇》《中国风光》等二十多本大中型摄影画册选用,而且大多被用作封面或跨页;不知多少次它被印制成挂历、年画、明信片,甚至被印染在旅游衣衫上;它还曾被仿制成巨幅壁毯,曾经悬挂在人民大会堂和作为中国政府礼品陈列在联合国主宾大厅。

    了解更多

    2022-05-12

  • 于文江:漫漶·熄烽

    20多年来,我专注于长城拍摄,从春花秋月、冬雪夏荫、日出云海、佛光彩虹等一切美好视觉映衬下的长城,再到不同摄影技法、不同视角、不同题材下的长城,我自己慢慢地在拍摄过程中发生着变化。这个过程不仅仅是拍摄,更多的是探索、学习和思考。在查阅大量与长城相关历史文献的基础上,我越来越深刻地感悟到,长城摄影,对于我来说,绝不仅仅是风花雪月的浪漫美好,而是解读一段悠扬而厚重的文化和精神。

    了解更多

    2022-05-12

  • 任彦龙:晋北土长城

    晋北大同长城属于明长城的一段,修建于明代嘉靖年间,当地人习惯叫“边墙”,更多的人叫它土长城。这道“墙”有两大特点:一是没有包砖,袒露着夯土。而沿长城修建的屯军要塞“古堡”是包砖的;二是长城边、古堡中还有原住民生活其中,五百年薪火相传没有间断,至今还可以体验到原汁原味的边塞文化。

    了解更多

    2022-05-12

  • 李生程:陕北长城

    陕北特指榆林、延安两地区,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聚居、融合、相互争战之地。从春秋战国始至明代,修筑、增建长城的工程延续不断,陕北境内历代都有长城遗存。在陕北,长城从西面的盐池附近入境,穿过黄河后从东面府谷出境。

    了解更多

    2022-05-12

  • 郭伟:恍惚的时空

    曾经的存在,曾经生活、奋斗在这里的人们,曾经的酸甜苦辣,都是他们走过的人生。生存环境和土地的复杂关系,也暗示着生命与自然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时间无情得像空空的流水,往事如烟云梦幻,生命不过是消逝在即刻的瞬间,在时空中犹如微尘。孤独的飞鸟,静默的长城,让我的思绪更加的悠远,也许是注定的一种迷。

    了解更多

    2022-05-12

  • 郭中民:河西走廊的长城

    河西走廊的长城,它的作用远远不止于一个单纯的防御,它具有一整套附属的系统来保障中央政令的高效运行:有进行瞭望预警、烽火通信的烽燧;有保障往来人员食宿接待的驿置;有屯田人员与军人所居的军屯;有安置内附部落民众的民城还有各种军需仓库,等等。

    了解更多

    2022-05-11

  • 杨智:烽火台肖像

    这些烽火台经过成百上千年的洗礼后多成不规则形状,找不到两个相同的烽火台,如同人脸的造型一样丰富多彩,却比人脸经历更多的风雨。面对这些烽火台,我采用类型学的手法,试图科学地去记录烽火台的影像档案,通过这种方式,让更多人看到中国西部不一样的长城,看到快要消失的峰火台,呼吁全社会更多地去了解长城,保护长城,保护中国最宝贵的文化遗产。

    了解更多

    2022-05-10

  • 李如升:密云长城寻踪

    北京市委、市政府正在实施建设“北京长城文化带”宏伟工程,对于密云而言,让这些古老的长城为时代经济发展服务,促进地区经济发展,绝对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机遇。

    了解更多

    2022-05-10

  • 刘芳:千里齐长城

    齐长城起止于山东,始建于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比秦长城早了400余年,堪称“中国长城之父”。它西起黄河东岸济南长清区广里村东岭子头,沿山势而建,蜿蜒千里,东至黄海之滨青岛黄岛区于家河村东入海,全长618.9公里,又称千里长城。

    了解更多

    2022-05-10

  • 何涛:岁月无声

    长城的美是一种沧桑的美,斑驳、风蚀的城墙记录着长城厚重的历史,雄浑的长城和险峻的大山结合在一起,充满了生命感。站在长城上,随处都可以感受到无声的岁月流逝带给人们的震撼。

    了解更多

    2022-05-09

  • 田立:长城后裔

    20多年前我被长城的壮美所吸引,开始了长城的拍摄。最初我拍得最多的是长城风光,去得最多的地方是河北省抚宁县驻操营镇城子峪村。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了解到当地村民的祖籍是南方的浙江义乌,祖先是四百多年前明朝时奉朝廷之命跟随戚继光将军来此修筑、镇守长城后,就祖祖辈辈在此繁衍生息下来。我感到震惊和感动,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就此查阅了这段长城的历史。

    了解更多

    2022-05-09

  • 于家睿:风过雁北

    《雁北长城篇》是摄影师于家睿的长期专题项目《雁门关外是故乡》中的节选。雁北很美,大风吹过的长城更美,于家睿的作品既是对故乡风物人文的思恋和思考,也是对保护历史文物遗产的呼吁。

    了解更多

    2022-05-08

  • 李宗献:当静谧与雄浑相遇

    通常我们看到有关长城的摄影作品多拍摄于白天,但是摄影师李宗献却醉心于记录夜幕降临以后的长城,他历时三年,从甘肃嘉峪关至辽宁丹东虎山长城,行程近一万公里,走遍我国现存明长城遗址,克服艰难险阻,用镜头捕捉记录了中国夜长城的静谧、雄浑与沧桑。

    了解更多

    2022-04-29

  • 惊对千年,复现生命:考古诗人谢阁兰的中国摄影

    当相机镜头对准的不是当下的一瞬,而是千年的岿立,它要呈现的是什么?对于一位考古学者,这个问题并不难答:与绘图与拓片一样,照片是考古记录的构成部分,提供实物的图像。然而,当考古被交付给一位诗人,答案还是这么简单吗?法国诗人谢阁兰(Victor Segalen, 1878-1919) 1914 年与 1917 年的中国考古摄影显然留给我们更多思索。

    了解更多

    2022-04-15

  • 与家人在家丨在平行时空里“解封”亲情

    “与家人在家”听起来似乎是平淡无奇的一句话,但是对于摄影师刘思典来说,却意味着纠结、复杂的代际关系。由于疫情封固了脚步,与父母长时间的相处给了刘思典重审亲情关系的机会。离开父母之后她采用影像装置的方式复现了“与家人在家”的场面。对她而言,这不仅是一种与家人,同时也是与自己和解的一种方式。

    了解更多

    2022-04-15

  • 张惠珍:晋北古堡人家

    来自江苏的摄影师张惠珍从2018年开始,通过查阅资料对晋北野长城有了初步的了解,当她前往山西阳高一带考察、拍摄的过程中,不断被那种雄伟、苍凉的景象所打动,当时就下决心将晋北古长城作为一个长期关注的题材拍下去。后来,由于疫情,她很长时间都没有机会重返山西,但是野长城成为她心中的一种牵绊和呼唤。2021年5月,她再次踏上对晋北古长城的拍摄之旅,集中对朔州一带进行了为期5天的探访。除了用无人机航拍野长城雄伟的身姿,张惠珍更加关注长城周边村落的样貌、古堡人家的生产方式和生活场景,她想用镜头反映晋北野长城古堡人家的变化,记录长城边民的过往和今昔。

    了解更多

    2022-04-08

  • 靳华:同自然对话,用摄影治愈自己

    中国裔艺术家靳华于2020年3月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之时,在所生活之地加拿大蒙特利尔地区开启了自己的摄影项目《2020视觉日记》,持续一年观察自然的变化,并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以视觉日记的方式去抵抗疫情带来的焦虑、不安、恐惧和孤独。

    了解更多

    2022-03-30

  • 孙瑞祥:生活和摄影都远不止于秀场

    在巴黎的秀场,在上海的街头,在云南的密林中,在青海的蓝天下……孙瑞祥总是在路上,在寻找。“寻找”是现代人的人生主题,也是摄影师孙瑞祥的创作母题。相机的镜头就是他的眼睛,如同白鸽掠过城市上空,在纪念碑下稍作停留,然后继续振翅,俯瞰似水年华,他拍下生活中的一幅幅画面,回忆从不停歇。

    了解更多

    2022-03-30

  • 刘炜:“收藏”即将消失的长城

    时光荏苒岁月无情,绝多大多数长城已经处于即将消失状态,特别是年代久远的战国,秦汉,北魏北齐等长城,把这些时代不同,形态不同,材料不同的残破长城最后的壮美留下来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

    了解更多

    2022-03-18

  • 滇越铁路:即将消失的风景

    百余年来,滇越铁路的运行,使得彩云之南的近现代社会、文明、工业诸多方面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沿途的丰富地形地貌、人文百姓生态,以及法式建筑风格的众多火车站遗址等,一直吸引着众多的摄影人。历来不乏对滇越铁路详尽而持续的影像记录,这条至今还在运行的米轨,已经由交通工具演变成民族学、人类学研究的文化线路,它更像一个影像的引领与招魂者,将摄影人单纯的对铁路的爱最终引向人生百态的记录。

    了解更多

    2022-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