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萌:保持对外界的观察和敏感丨“5G+万物互联”入选作品推介(2)

2021-03-27

“5G+万物互联”全国优秀融媒体作品展评由中国摄影家协会、宁波市委宣传部主办,宁波市委网信办、《中国摄影》杂志社承办。活动旨在推动创作者们把握时代脉搏,充分发掘融媒体的运用潜力,从个体视角与经验出发,结合短视频、直播、图片等手段,以全新的切入点和叙事方式讲述生活感悟、描绘社会现实、推介城乡风貌、弘扬传统文化。活动于2020年9月21日启动,截止到2020年11月25日,共征集到近7000余份投稿。2020年12月16日,经过评委会的投票评选,最终有20件作品入选本次展评,其中视频作品18件,摄影作品2件。(点击这里查看全部入选作品)


《中国摄影》将通过官方微信平台精选部分入选作品进行系列推介。本次我们推出的是来自搜狐极昼工作室摄影记者吕萌的作品《东北矿坑里的飞驰人生》。



《东北矿坑里的飞驰人生》视频报道专题

作品简介:
辽宁阜新曾拥有亚洲最大的露天煤矿和发电厂,但是到2001年,它被国务院认定为全国第一个资源枯竭型城市。该片讲述了纵横数公里、深达百余米的废弃矿坑被改建成赛车场的故事,折射出东北资源型城市的转型发展历程。

Q=《中国摄影》杂志
A=吕萌

Q:你是如何成为一名视频创作者的呢?

我目前是搜狐极昼工作室的摄影记者。在我从事摄影工作的几年里,互联网内容创作的媒介也在不断丰富,很多媒体内容呈现上除了文字、图片、也增加了长、短视频等内容形式。从去年开始,极昼工作室也有了做视频内容的需求,在一些适合用视频形式传播的报道中,结合图、文、视频三种形式,多一种维度就可以更立体地呈现事件。




新邱露天矿是阜新最早的煤炭开采地,采坑纵深达百余米。吕萌 摄 (来自《东北矿坑里的飞驰人生》图片报道专题)




Q:你在鲁迅美术学院是否受到过专业的视频拍摄的训练?

我在鲁美学习的是摄影专业中的平面摄影方向。但我去参加过一些关于影视摄影的选修课程,包括导演课、影视后期剪辑课等等。

通往矿坑的山路  吕萌 摄 (来自《东北矿坑里的飞驰人生》图片报道专题




Q:在静态图片方面的创作经验你是如何转化到视频拍摄中的呢?

对我来说,视频拍摄还在一个不断尝试的阶段。我会将自己在平时拍照的观看习惯以及对于画面的把控运用在视频拍摄中,也在尝试着将图片叙事的方式运用在视频拍摄上面,希望能在结合中各取所长。




废弃的矿区办公楼 吕萌 摄 (来自《东北矿坑里的飞驰人生》图片报道专题

Q:  图片与视频两种媒介各自的优缺点你是如何看待的?

图片和视频是两种不同的表现形式,视频注重的是线性的叙事表达,图片更点状一些。视频媒介的非单一感官输出能够承载更丰富的情感和信息量。而对图片的凝视会给观者留有想象和思考的空间。在操作上,图片的拍摄者相对独立,而视频多数是需要团队协作的。

受疫情影响,场地上空空荡荡。吕萌 摄 (来自《东北矿坑里的飞驰人生》图片报道专题

Q:使用视频为媒介对创作者的能力要求都体现在哪些方面?

对于我个人来说的话,觉得最重要的是要保持对外界的观察和对事物在感官上的敏锐性,还有对选题和事件的把控能力,在拍摄现场的协调交涉能力,还有就是对于相关知识的储备和积累。

矿坑赛道的起跑线上,刘鑫准备出发。吕萌 摄 (来自《东北矿坑里的飞驰人生》图片报道专题




Q:你对目前媒体平台中越来越倾向于视频化的趋势怎样看?

在碎片化阅读、娱乐至上的大背景下,短视频平台的传播符合时代趋势。从传播来说,可能视频有优势一些,身边很多做图片的记者转行做了视频,但同时影像也有影像的优势。其实,还是要看内容的好坏,优质的内容不应当受形式的限制。

赛车手刘鑫驾驶着自己的橙色越野车疾驰在尚未改建的废弃矿坑中。吕萌 摄 (来自《东北矿坑里的飞驰人生》图片报道专题

Q:什么样的机缘让你想到要去拍摄那个矿坑中的赛车手?

我是在网络上看到的一则新闻,说辽宁阜新的煤矿上建立了赛车场。历史上,阜新曾拥有亚洲最大的露天煤矿和发电厂,到2001年,它被国务院认定为全国第一个资源枯竭型城市。我从小生活在东北,亲身感受过一个能源型工业城市的落寞。从事媒体视觉工作后,在工作期间也在报道了一些东北城市相关的选题。

穿过这条小路,王春山就能走到离村庄最近的矿坑赛道。吕萌 摄 (来自《东北矿坑里的飞驰人生》图片报道专题

Q: 一般拿到一个选题你如何构思该用什么样的手段去表现?

我去采访的那个矿坑深达200米,这是一个巨大的东北意象:在矿坑历史的底部是中国近代化的萌芽,也有日据时代的国耻;在中部则是祖辈和父辈的工人阶级荣光,是反哺和支援全国工业化的资源根基,是“东方鲁尔”的骄傲;在顶部则是留下的少数年轻车手,他们一遍又一遍地飞过矿坑,试图追逐极限,唤起公众对东北新的认知与热情。可以说这座赛车城最大的卖点就是荒凉本身——百年工业衰败过后的空旷。政府鼓励年轻人用最新潮的跑车将老气的阜新带上新途,前路却茫茫。


拍摄时,我以矿坑为视角,从矿坑底部到顶端的赛车场地的长镜头以及分镜头,垂直视角就涵盖了这座能源城市的过去与现在,几代人的兴与衰。重点拍摄赛车手、祖父辈的矿工,让新潮的赛车场地与老旧矿坑的鲜明对比,阐释东北能源城市的枯竭和赛车城的运营现状。


煤运集装箱闲置在矿坑附近的煤矸山上。吕萌 摄 (来自《东北矿坑里的飞驰人生》图片报道专题

Q: 你在视频报道过程中也同时拍了静态照片,你是如何在一场报道中平衡这两种工作的?

在操作选题前,首先将前期的准备做好,合理地分配好视频和图片拍摄的时间。视频拍摄和照片的拍摄思路上也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一般都是将两个事情分开。先拍照片,拍到差不多后再拍视频。在拍摄后期,整体看一下缺漏的地方,最后再整体补充一些画面和采访。

 

在内容上,也要做到有所区分,在同一篇稿件里的文、图、视频三种形式,彼此在内容上连接,但不交互。





吕萌

毕业于读于鲁迅美术学院摄影系,曾在界面新闻任摄影记者,2018年至今就职于搜狐新闻极昼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