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亮:摄影疗愈了我的内心丨“5G+万物互联”入选作品推介(5)

2021-03-27

“5G+万物互联”全国优秀融媒体作品展评由中国摄影家协会、宁波市委宣传部主办,宁波市委网信办、《中国摄影》杂志社承办。活动旨在推动创作者们把握时代脉搏,充分发掘融媒体的运用潜力,从个体视角与经验出发,结合短视频、直播、图片等手段,以全新的切入点和叙事方式讲述生活感悟、描绘社会现实、推介城乡风貌、弘扬传统文化。活动于2020年9月21日启动,截止到2020年11月25日,共征集到近7000余份投稿。2020年12月16日,经过评委会的投票评选,最终有20件作品入选本次展评,其中视频作品18件,摄影作品2件。(点击这里查看全部入选作品)


《中国摄影》将通过官方微信平台精选部分入选作品进行系列推介。


本次我们推出的是侯亮的作品《岛》,这是一组图片故事,侯亮以生活在小岛之上的两位女性的视角,讲述了面临现代化进程的“外在之岛”和面对生活围困的“内在之岛”之间相互纠缠与交叠的状况。



作品简介:

十年前,福州对五区八县的重新规划给这座岛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可能,岛上的旅游业与房地产开发使得整个岛屿的景观发生很大的变化。一方面,资本的进入似乎给岛屿发展带来可贵的机遇;同时,那些传统的生活方式与习俗也随着时间慢慢远去,或许它们只留存在回忆和照片中。在岛上长大的两位年轻女性眼中,生活依然是艰辛而困苦的,贯穿着各种曲折,从小到大,从家庭到社会,成长的困惑、生活的艰难、家庭的不幸,彼此种种在她们的日常中起伏交叠。


岛上风景,《岛》系列 侯亮


Q=《中国摄影》杂志

A=侯亮


Q:什么样的机缘让你决定拍摄这个岛上的故事?

侯亮:大约在五年前,我做过一本手工书《岸》,它记录了我对摄影最初的热爱,也正是那些影像保存了我多年并不算愉悦的心境。可能源于从小在军营长大,看惯了阳刚的男子气慨,似乎除此以外皆不该归为正常,而天性敏感的我也就不喜欢将内心的感受轻易示人,许多时候表达负面情绪也尽可能地隐晦或者兜圈子,加之工作生活并不算顺心意,于是长期积压于内心的困惑激发了我的问题意识,那些问题背后所牵引的系列问题,最终引导着我一遍遍地对自身发问,并带着那个曾经脆弱的主体一步步走出阴霾。几乎可以说,摄影在很大程度上疗愈了我的内心。


也正是因为上一本摄影书的缘故,我打算继续在先前的基础上深入的拍摄下去。由于之前在福州马尾区靠海的一个小岛上拍摄时结识了几位岛上朋友,我与他们的故事便从此展开,自然而然地,我也将目光从风景转向了人物,在深入了解了岛上年轻人的生活困境后,我意识到在这个交通不便的小岛居住的年轻人身上,有着更为突出的典型与普遍问题,也就逐渐萌发了这个以“岛”为主题的作品。被生活围困,是每个活在当下的人都可能遭遇的境况,而对于女性而言,尤其是在福建沿海一带,她们在生长环境中遇到的社会身份、自我认同的问题尤为明显。也正因为如此,这组作品从两位女性展开,通过记录“外在之岛”多年来的现代化进程,以及从个体的生活遭遇中显现出的那个被生活围困的“内在之岛”,从而共同构成此作品主题,并试图对存在与超越的意义进行发问。


Q:你为什么决定以两位年轻女性的视角为线索来讲述这岛的故事?

侯亮:“我们常常把原本被我们轻蔑的东西浪漫化”

对于生活在被男权话语支配的社会中,关注女性的意义其实就是关注人类。当我在文本之外感受到真实女性的生活困境时,我本能地愿意将更多的目光转向她们。对于当下焦灼于生存与理想之间的普通女性来说,困顿与茫然作为现实生活的一种普遍表情一直在人们心中延续着,也使得岛上的这两位女性在漫长的岁月中渐渐失去了闪烁的灵性,她们向往自在的生活,又挣扎于现实生活。生活何为?现代生活中的理性规律支配着我们的大部分时间,而在它们背后的剩余时间中,我们的身体开始本能的去理性化,把时间放逐给那些看似极度无聊的散漫中去。正是在那些被放逐的时间里,我们才有可能对自我与身份进行发问,试图去寻求被生活意义所围困的孤岛状态。犹如萍在遭遇种种挫折后,在夜幕下的海浪声中淡然地回答自己的发问那样,对于现实生活的意义,她已经失去了寻找的动机,放下执念回归永恒,或许才是生命的终极意义吧。


建设中的环岛高速,《岛》系列 侯亮

春节的一次游神,《岛》系列 侯亮

Q:在这个岛上你应该拍摄了很多照片,你后期编辑整理它们的线索是怎样的呢?

侯亮:作为现代生活的记录,客观的图像本身或许是写实的,冷静的以及批判的,然而作为记录人的存在,此刻的图像又是温暖的,绵延的以及诗性的。生活给了每个人不同的路径,于是每个人寻找答案的方式也不尽相同。但当下的一切都被现代生活方式裹挟,往来其间的人们,既要谋生存,又想寻寄托,于是往往挣扎在两者之间,或是在繁忙的日常中来回穿插彼此交叠,正是在这样无止境的交织中,对于意义的发问才渐渐产生。所以,总体上,我将朝向现实的“外在之岛”与观照自身的“内在之岛”作一个穿插式的编辑,最终指向主人公对自我与身份的发问,既是终点也是超越。

秀艳于家中,她说,男友对她挺好的,《岛》系列 侯亮

Q:在我们这次”5G+万物互联”的活动中有很多摄影师使用了视频的方式来讲故事,你可曾考虑过用视频的方式来表现岛上的故事?

侯亮:我认为以后会的,并且关注的主题也会随着创作的深入而逐渐展开。严格来说,这次作品是我对之前所做的一个回顾式的总结,许多照片都是在我工作期间拍摄的,工作之余可支配时间并不多,并且那时我的确是一位纯粹的摄影爱好者,多数时间都在拍照片。

秀艳坐在海边的礁石上,《岛》系列 侯亮

Q:在南京艺术学院学习的过程中让你对影像媒介有了怎样的认识?

侯亮:我的理解是,重要的不仅仅在于将影像作为承载视觉信息的媒介,而是要关注到它的“透明性”,即我们看到的不只是照片,而是穿透这张纸片/屏幕后,看到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以及是什么原因驱使被摄对象最终作为影像呈现在观众面前。


萍在海边任凭时间流逝,《岛》系列 侯亮


月光照在海面上,《岛》系列 侯亮


Q:你觉得视频和静态图片两种表现手法各自的优劣在哪里?

侯亮:我觉得视频可以让人有更多的参与感,从而在一个时间段内达成作者想要表述的观点,当然这恰好是图片的劣势。然而一张照片或者静态图像,除了作为曾经存在的真实切片以外,很容易因其自身的静止属性而让人进入凝视,转而开启一种陌生化的观看。即我们首先需要将自己从日常观看中跳脱出来,将观看图像当作一种认知机制,这种认知机制背后是一个时代的话语组织方式,正是这些话语在潜移默化地将我们主体化。所以,图像世界其实是由一系列法则所支配的,这个法则远比经验世界更为细致。可以说当我们在观看照片时,我们就是在从这个小窗口凝视整个图像世界,此刻,照片中的元素仿佛被罗列在一个静止地平面上,当我们试图对照片中所有的象征或指涉关系进行辨认和区分时,我们会由此穿透图像中的符号层,辨认出它们背后那些试图罗织意义的结构与法则,从而实现对图像世界的认知与超越,而认知与超越的意义指向的正是我们的生活本身。我觉得这是观看图像的积极意义。

午夜的月亮经过枝头,《岛》系列 侯亮


月光洒在海面上,萍说,她相信万物有灵,时间在变,她也在变。《岛》系列 侯亮

Q:你未来的拍摄计划是怎样的?

侯亮:我现在还没有很具体地去框定未来的拍摄计划,但就目前而言,我会持续地关注包括人的主体与存在的问题,建制与规训的问题,知识与权力的问题,女性与身份的问题等等,因为这些问题都与我过往的一系列生活与工作经历密切相关。未来,只要机会允许,我会先从自己之前拍摄的基础上做一个延伸,把自己关注的问题融入到作品中去。


0204_dsc0553-1.jpg

在《岛》拍摄现场的侯亮


侯亮

81年生,本科毕业于军事院校,曾长期服役于部队。现就读于南京艺术学院,研究方向为摄影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