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TOP20再出发

2019-08-20 中国摄影


640.webp.jpg


由中国摄影家协会、浙江省文联主办,浙江省摄影家协会、《中国摄影》杂志社承办的第五届“TOP20·中国当代摄影新锐展”作品征集将于9月15日截稿。

在上一届的评选中,共收到509份参评材料,最终评出入选摄影师21人/20组:王磊 、孙凛、石勐尧、李舜、李止、许力静、杨达、陈见非、陈华、吴郑鸥、周仰、金向怡、郭棚、赵谦、唐晶、黄乖儿&汪润中、曾戈、裘诚、廖梓怡、樊丽勇。

入选之后,这些摄影师有何新动向?我们将陆续推出部分入选者的新作,欢迎并期待新一届参选者的报名加入。


640.webp (1).jpg


石勐尧,TOP20·2017中国当代摄影新锐展入选者。

1989年生于辽宁抚顺,12岁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原沈阳军区政治部前进文工团舞蹈演员,曾就读于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编导系,2016年转业到沈阳市公安局。2017年8月获辽宁省青年十佳摄影师。

 

Q:2017年入选TOP20之后,你进行了哪些新的创作?

石勐尧:在入选TOP20之后,我获得了那么多人的认可和鼓励,让我受宠若惊,不知所措。同时也非常感恩,有那么多人对我的帮助、支持我。其实从我最开始拿起照相机拍照片时,家人一直都是我所拍摄和记录的对象。只不过大家是从《我和爷爷》这组照片开始熟知我的。但除了爷爷,经常会出现在我相机镜头里的,还有两个人——那就是我的爸爸和妈妈。

 

Q:入选TOP20对你的工作或者创作有没有积极的影响?

石勐尧:发现自己成长了很多,这种成长不只是在拍照片上,也让自己在心态上逐渐成熟了。从原来的不自信,到现在的勇敢、坚定。特别是在拍照片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越来越相信自己内在的声音了。谢谢TOP20,带给我太多的幸运、美好和感动,也是因为TOP20这个奖项,我结实了很多很好的老师和朋友,也使得大家知道了我的照片和照片背后的故事。我会以此为起点,好好坚定地把照片拍下去。


新作《我的爸爸妈妈》

摄影作品



在我4岁时,爸爸和妈妈就分开了,12岁的时候,我当兵入伍,离开了家。所以家的概念对于我来说,一直都是比较模糊和向往的。

我的妈妈太美、太优秀了!能够成为她的女儿,一直以来都是我最骄傲的事。她一直以来都是我学习的榜样。妈妈的心态永远都是积极向上的,好像生活中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倒她。她一直都是那么热爱着生活,热爱着艺术,热爱着令她深深眷恋的京剧。

我的爸爸从2001年开始,就得了慢性肾病。一直到爷爷2017年去世,爸爸因为太过于伤心难过,一股火上来,多年的肾病加重,变成了肾衰竭。其实爷爷去世前,一直不放心的人除了我,就是爸爸的病。

谢谢我的爸爸和妈妈,给予了我生命。我也特别尊重他们以自己的方式生活。在我的眼里他们各自有各自的优秀。

我只是用拍照片的方式在记录我真实的生活,仅此而已。因为摄影,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谢谢这些照片,它让我更珍视我的生活,也让我知道我拥有什么,因而更应该珍惜什么。(石勐尧)


640.webp (12).jpg


金向怡,TOP20·2017中国当代摄影新锐展入选者。 

生于浙江温州。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图片摄影本科,后留学法国,取得法国北加莱土宽美术学院造型艺术硕士,巴黎索邦第一大学电影美学研究与创作硕士。现生活于杭州。


Q:2017年入选TOP20之后,你进行了哪些新的创作?

金向怡:2017年,我拍摄了一组“小品”黑白摄影《父亲的梦》。2018年拍摄了一个纪录片《25》,算是一个私影像的家庭纪录片。现在在全力以赴地筹备自己的电影长片。

 

Q:入选TOP20对你的工作或者创作有没有积极的影响?

金向怡:肯定是有的。首先,TOP20是一个官方层面的认可,对我来说,《归来的流亡》能获得“江湖”和“庙堂”的双重认可是巨大的鼓励,因为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一个能被庙堂“庙堂”的人,当然,“江湖”也未必。可是,TOP20能给我一个肯定,这对让我重新认识社会很有帮助。另外,TOP20让我结识了一些朋友,这些还是挺暖心的,至少能减少我在创作道路的一小部分孤独感吧。


新作《25》

视频作品,以下为视频截图



1993年,我的亲拥有一台使VHS录像带拍摄的摄影机,他用这台机记录下我的童年,以及家族成员的活。2018年,我从家中找到那些录像带,把它们转成数字格式。我带着属于这个时代的摄像机,前往拍摄还在世的外公外婆,以及这个令我熟悉又陌的村庄。

这组作品分为两个时段,1993年和2018年。拍摄者分别是我的亲和我。每个视频以纪录式呈现。1993年的视频是属于那个时代的记忆,2018年的视频是根据我的摄影作品《归来的流亡》创作的纪录面除了记录外公外婆的常生活之外,更多的是我以梦境的式连接过去和现在,以此表达我在故乡的格格不。(金向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