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了,然后呢?丨王翰林:趁年轻多试错

2021-07-07 中国摄影杂志



2021年度“摄影毕业季”全国高校摄影优秀毕业作品评审活动征稿将于7月10日截止。

这是由《中国摄影》杂志主办的第三届面向全国高校摄影专业毕业生的评选活动。在前两届活动中,共收到过110多所高校4000余位同学的投稿。在活动期间,有关毕业季的讨论形成了业界热议的话题,每一届20位左右入选的学生作品都会获得极高的关注度,他们中的很多人在活动之后又会获得同类奖项或者机构的垂青,对于这些毕业生来说,这将是他们未来延续艺术创作道路的新起点。

2019年,王翰林硕士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摄影艺术研究方向,他的毕业作品《内啡肽的火焰》入选了2019年首届“摄影毕业季”的年展评审。就在同一年,这组作品又同时入选了“TOP20·2019中国当代摄影新锐展”以及“第七届中国摄影排行榜”。这为他进入摄影专业评审和机构的视野打开了局面。在此之后,王翰林并没有停下创作的步伐,他于2020年创作的作品《动物资本论》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宠物出发,不仅勾连起当时疫情之下社会中人的困顿,更是延伸出越来越多关于生命的思考。

毕业之后的王翰林经历了不同的职业转换,从创业者到教师,他一直没有离开摄影和创作的领域。入选“摄影毕业季”之后王翰林的艺术与创作有着怎样的变化?作为一名已经离校两年的毕业生,他对于自己的求学时光有着怎样的反思?为此,我们对他进行了采访。



640.webp.jpg

“硬盘”系列,2021年 王翰林


Q:毕业了,你的创作还在继续吗?

是的,我于2020年创作了《动物资本论》,2021年创作了《硬盘》,新的计划还在进行中,主题会跟我的个人命运相关,将延伸到中国的一些文化现象中去。其实我有一个笔记本,里面记录了很多想要(将要)做的作品计划。

 

640.webp (1).jpg

“硬盘”系列,2021年 王翰林

 

Q:离开学校之后的生活会让你对当初创作的想法产生什么改变吗?

我个人觉得在哪里都一样,主要是个人对于事物的观察,创作的灵感其实始于个人经验对于生活的体察,本质上来说并不源自学院的这样一个环境,当你个人有表达欲的时候,任何环境都可以让你产生感受,你的体悟才是孕育你的表达的关键。

 

640.webp (2).jpg

“硬盘”系列,2021年 王翰林

 

Q:离开学校之后,回看自己在摄影专业学习的这段时光,你最大的收获和遗憾分别是什么?

我觉得平台很重要,中央美术学院是一个很好的平台。不过学习是自己的事,很多东西需要靠自己去悟。现在回想我的导师更多是给我提供一种引导和设问,他没有过多去干涉我的想法。最大的收获就是对事物研究方法上的转变,这种思维方式和世界观可以应用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并不局限于摄影创作这一个面向。

所谓遗憾,我觉得也可以理解为一种舍取,得到此必然失去彼,想看到人生的另外一种选择,那必然充满遗憾,不如走好当下的路。


 640.webp (3).jpg

“硬盘”系列,2021年 王翰林

 

Q:《中国摄影》杂志“摄影毕业季”的入选,对你职业生涯或继续求学产生过什么帮助或影响?

我觉得是对当届毕业生的一种来自社会和业界的肯定,是一剂定心丸,在学生将要放弃的时刻将他(她)拉住,告诉他(她)坚持,告诉他(她):“我们期待看到更优秀的你”。

对我来说,能够入选“摄影毕业季”让很多业界评委看到了我的作品,在我身上“变现”过程没有那么明显,但为之后的一些展览的落地肯定起到了推动性作用。


 640.webp (4).jpg

“动物资本论”系列,2020年 王翰林

 

Q:毕业之后你在做什么?

毕业之后又做了几组作品,除了继续创作,还有就是在高校做教师。

 

640.webp (5).jpg

“动物资本论”系列,2020年 王翰林

 

Q:毕业之后的学习、工作情况是否符合你毕业前的预期?

毕业后做的事情很多,持续创作就不说了,还伴随着各种各样的工作内容,去过电视台,在社会上教过课,拍过广告,做过电商,然后辞职创业,在上海开了一家民宿、文创集合店,再到今年进入高校任职,好像兜了一圈又回到了摄影的创作和教学上。当然这期间一直伴随着创作规划,除了参加一些展览和成果的展示之外,我也试图进行一些理论研究,可能未来会有类似“写作”一样的作品产出。

 

640.webp (6).jpg

“动物资本论”系列,2020年 王翰林

 

Q:如果让你分别对马上要入学以及马上要毕业的学生说点什么,你会告诉他们什么呢?

多看书,指的是跟你的兴趣点相吻合的书籍。课余时间少在学校里待着,学校就是一个象牙塔,是一个理想中的伊甸园,真才实学还是要到社会上去磨练。学生时代是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请放飞自我、勇敢挑战,趁年轻多尝试,多试错。一旦找到方向就努力深耕,你的努力一定会在你的作品或你做的事情中有所体现。

 

640.webp (7).jpg

“动物资本论”系列,2020年 王翰林

 

Q:《中国摄影》 杂志新一季的“摄影毕业季”作品评选活动即将开始,你会对这一季的学生作品有什么样的期待吗?

我希望看到更符合当下时代的摄影,期望看到一些不按常理出牌的影像,盼望看到更多拷问人类生存境况的图景,渴望看到可以回归到历史时间里去寻找那再次激起人们思考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