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瑞祥:生活和摄影都远不止于秀场

2022-03-30

孙瑞祥1 拷贝.jpg

魔都,2018 年 孙瑞祥

在巴黎的秀场,在上海的街头,在云南的密林中,在青海的蓝天下……孙瑞祥总是在路上,在寻找。“寻找”是现代人的人生主题,也是摄影师孙瑞祥的创作母题。相机的镜头就是他的眼睛,如同白鸽掠过城市上空,在纪念碑下稍作停留,然后继续振翅,俯瞰似水年华,他拍下生活中的一幅幅画面,回忆从不停歇。
 
孙瑞祥曾是一名时尚模特,他在工作之余拍摄照片并编辑成册,得到了时尚品牌的垂青,从而开启了摄影师的人生,并一度在巴黎担任“老佛爷”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1933-2019)的官方摄影师。对时常身处聚光灯之下的孙瑞祥而言,生活远不止于秀场。

孙瑞祥286 拷贝.jpg
“似水年华——生命中的所有寻找”展览现场,第七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2021年11月  沈奇岚

2021年11月3日至6日,在第七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上,我为孙瑞祥策划了一场名为“似水年华—生命中的所有寻找”的个人展览,这场展览由《NOBLESSE·至品生活》杂志旗下艺术平台《artnow》和上海城世品牌发展中心(Branding Shanghai)主办、香奈儿(Chanel)支持,展厅现场以展柜、主题墙和暗房三种空间形式展示了他十多年来拍摄的80多幅摄影作品和最新创作的7个影像作品。照片部分被他称之为“陌生的日子”,呈现在拥有回忆气息的展柜之中,就像记忆之匣,珍藏着生命深处的瞬间,是通向内心密林的秘密通道。主展墙“回忆之河”将喷绘的大幅摄影作品作为背景,再将部分装裱的作品悬挂于这些影像之上,它们所呈现的双重影像正暗合人类回忆的结构—一切在共时之中涌现,过去、现在和未来都在一条永不停息的回忆之河中涌动。它们源自孙瑞祥对生命和回忆之间的关系的深入思考。本次展览还在现场特意搭建了一个环形暗房,以展示动态影像作品。
 
孙瑞祥749 拷贝.jpg
歌剧院,2015 年 孙瑞祥

孙瑞祥765 拷贝.jpg
秀场,2008 年 孙瑞祥

在他的镜头中,华丽与虚无友好地并存着,在他的眼中,万事万物如此平等。他以一种诗意的眼光来观照这些生命的瞬间。这些照片并非技术层面的完美,却独一无二、直指心灵。有时,是失焦的鸟笼,笼子出发去找鸟儿;有时,是挚友恣意的舞蹈,舞到天明;有时,是亲人病床前的微笑,情深至沉默;有时,是空空荡荡的工作室,万物俱静⋯⋯这些种种塑造心灵的瞬间、种种产生着魅惑力的时刻以不同的方式塑造了孙瑞祥的心灵和对世界的观看。他曾经一直在通过摄影寻找那个完美的“阿尼玛”(anima,瑞士心理学家卡尔·荣格创造的概念,“阿尼玛”是每个男人心中都有的女人形象,是男人心灵中的女性成分,“阿尼玛”具有男性认为女性所有的好的特点。—编者注),那是他一生的向往,是他孜孜以求的爱情,也是他的恐惧与欲望。不过,这份寻找在近一年的奇遇般的家庭旅行之中,有了新的意义。

孙瑞祥1144 拷贝.jpg
繁花,2019 年 孙瑞祥

孙瑞祥1159 拷贝.jpg
影,2009 年 孙瑞祥

2021年,孙瑞祥发现母亲正在渐渐失去她的记忆,于是孙瑞祥陪她治疗,也陪她学习钢琴。一次母亲在医院做各种检查时突然说:“我们要去草原。”孙瑞祥认为这是她记得的事,一切治疗或许都比不上实现这次远行,那就一定要实现。孙瑞祥给父母买好所有的装备,做好了一家人在路上旅行一整个月的准备,开车上路。本次展览中的影像作品正是以这次旅行中所记录的素材创作而成。在这次展览的开幕式上,孙瑞祥的父母也来到了现场,安安静静地感受着众人的热情和关切。

“做这一切是为了证明自己真实地存在过,而且有能力以自我意志做决定”,他说。就像他喜爱的法国导演埃里克·侯麦所说,“使人幸福的不是快感,而是对它的渴望以及实现渴望所遇到的阻碍”。这些依然对他的心灵发生作用的秘密情感使他并没有仅仅成为一个时髦视觉的制造者,他拥有的世界比镜头所指的更宽阔。对孙瑞祥来说,未经思考的生活不值得过,未经寻找的生命是苍白的,他的视野既向外观看,也向内观看。受《中国摄影》杂志委托,就他多年来的摄影实践,我与孙瑞祥进行了一场关于记忆的对谈。

孙瑞祥1619 拷贝.jpg
老吉市,2018 年 孙瑞祥

孙瑞祥8.jpg
玩偶,2009 年 孙瑞祥

还记得你第一次拍照是在什么时候吗?你是如何走上时尚摄影师这条职业道路的?

记得比较清楚和拍照有关的记忆应该是读中小学的时候会去买那种一次性的胶片相机,然后趁着学校组织出游的时候拍一些同学之间的照片作为留念。走上职业摄影师的道路也是因为在巴黎从事模特工作的时候喜欢用相机拍一些时装周里各种场景的照片,还有就是在工作闲余的时候大量翻看接触到的一些时尚杂志以及摄影画册,然后自己在拍摄之后还尝试着学习杂志的排版和选片把照片打印编辑起来,利用工作中遇到编辑的机会去给他们展示,慢慢地就开始得到了一些给时尚媒体拍摄图片的机会。

孙瑞祥1909 拷贝.jpg
时装模特,2009 年 孙瑞祥

孙瑞祥1926 拷贝.jpg
时装模特,2008年 孙瑞祥

是什么机缘把你带到了巴黎,当时卡尔·拉格菲的官方摄影师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人吗?

2004年的时候在上海有个中法时装设计师时装周,当时我被选作了他们品牌走秀的模特,然后被推荐给了巴黎的模特经纪公司,去到了巴黎继续着模特的工作。中间也有过兼职给时尚媒体做编辑的工作。在这段时间里我拍摄了不少时装秀后台的照片并且做成了一本小册子,然后在时装周的一个秀场外把这本册子拿去给了他。一周之后我就得到了香奈儿公司的邀请,去为他们拍摄一些记录类型的照片。当然,我不是第一个或是最后一个在巴黎收到香奈儿邀请合作的摄影师,不过在我们合作的那几年里,大部分我参与到的工作场合中,只有我一个人拿着相机做记录的工作。

孙瑞祥11.jpg
卡尔,2009 年 孙瑞祥

孙瑞祥2253.jpg
天鹅之死,2010 年 孙瑞祥

可否谈谈卡尔·拉格菲,他对你有影响吗?他给你留下最深的印象是什么?

在摄影方面他是一个非常注重画面几何感的摄影师,文学和电影元素也是他摄影语言里非常突出的一个特点,因此我特别欣赏他对于建筑的视角以及一些他描述古典美学的摄影作品。另外,他是一个对于纸张充满了热情的创作者,在他的口中时常都能听见关于纸张以及相片输出工艺的一些探讨。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孙瑞祥13.jpg
望着瀑布的林妲,2021 年 孙瑞祥

孙瑞祥14.jpg
高级定制,2009 年 孙瑞祥

除了摄影之外,你还有很多爱好,而且都是很认真的热爱,比如心理学、黑色电影、橄榄球、爵士乐、时尚,等等,对大部分中国人而言,这些爱好似乎都比较小众,它们对你的摄影有哪些影响或启发?

像橄榄球这样的对抗运动虽然给我带来快乐,但也带来了伤病,正在考虑退役。在球场上被撞击的感觉就像人生中做了一个选择然后必须承受未知的后果一样,其实撞人和被撞都一样的疼。在台上唱爵士歌曲的时候,台下的观众像一面镜子,有些时候人并不想面对镜子里自己散发出的状态,而有些时候自己却又特别愿意接受这些信息。我希望自己能做到有没有观众都能一样地面对自己。
 
孙瑞祥15.jpg
时装模特,2009 年 孙瑞祥

孙瑞祥2763 拷贝.jpg
高级婚礼,2009 年 孙瑞祥

这些兴趣爱好其实算是我活在都市生活里的一些自我充电的行为,如果真的对摄影有什么影响的话,可能是占用了一部分时间让我远离摄影吧。我很尊重佩服那些把生活时间全部献给某一个事业的人们,但我喜欢享受生活本身,而摄影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在你的作品中,我们既可以看到T台秀场上光鲜靓丽的浮光掠影,也可以看见日常生活中最平实的影像记录,为什么你会在这种反差鲜明的气氛中游离,你更喜欢或者更向往的是哪种?

有一部关于摄影师的电影《放大》(1966),它的一开场就描写一位年轻的时尚摄影师变装去矿场拍摄基层工人,然后又回到工作室拍摄时装模特。也许我作为摄影师并没有像这位主人公一样主动地去选择游离在这种鲜明反差中,而是社会时代发展的多元化把观察者推到了这样的场景缩影里,这些非虚构的瞬间很难让我产生更喜欢或者更向往的选择感,他们只是普通生活的一部分。

孙瑞祥3148 拷贝.jpg
假苹婆,2018 年 孙瑞祥

孙瑞祥3164 拷贝.jpg
阿尼玛,2019 年 孙瑞祥

你所关注的题材也有着明显的差异,有人物,有时尚,有生活,有景观,有花朵,有叙事,有家庭,在你看来它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什么样的照片会被你当做“作品”?

拍摄秀场是我模特生涯的一个延续,而雨林或是高原上的野花,需要跪或趴在土地上才能接触它们。四周草木的气味和自然中的声音,这些感官体验时常会混合在一起,超越单纯的视觉记忆。这些题材就和我小时候拍的学校春游照片一样吧,都属于我个人生活历程里面的一个阶段,我不太把它们看成作品,那些都是外界赋予的标签和价值,我觉得它们只是我个人的重要财产,是我生命历程的纪念品,就和父母家里那本家庭大相册一样具有无价的意义,但这都是私人化的感受而已。

孙瑞祥3471 拷贝.jpg
泡 2011,2011 年 孙瑞祥

孙瑞祥3490 拷贝.jpg
外婆,2013 年 孙瑞祥

为什么会和父母一起自驾去西部一个月?

其实平时都因为在关注自己的事情,以至于突然有一天发现母亲出现了丢失记忆的问题。既然病情无法逆转,那我们能做的就是创造多一些新的回忆。在最后一天回到家里的时候,我刚要开车把后备厢里的装备送去工作室的仓库,母亲坚决地要我打开某一个箱子,她确定有一件她买的头饰被遗忘在里面了。隔了几天,我在整理箱子的时候发现了她的头饰,她的确记得没错。其实整个旅途都像一场电影。

孙瑞祥3703 拷贝.jpg
徐汇滨江,2020 年 孙瑞祥

孙瑞祥3720 拷贝.jpg
华山绿地,2018 年 孙瑞祥

你说过你一直在寻找那个完美的“阿尼玛”,“阿尼玛”是荣格提出的一个心理学概念,他的著作给你带来了哪些启示?

“阿尼玛”是每一个人在潜意识中会去产生的一个和现实生活中自我产生互补的完美肖像,只不过这幅肖像描述的是异性别的自己。我在努力地想要更好地认识自己,并朝着理想化的方向去前进,但我也很清楚这只是一个概念,一个想法,我不希望困在概念里面。
 
我觉得很多事情在懵懂的时候是可以靠着原始的直觉去摸索,但是人类的历史中有太多探索者早已走过我们正在摸索的道路,而我更感兴趣向内探索自己的内心,去认识一下用相机或眼睛无法记录或观察的那个自我,然后再回过头来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看看生活中出现的事物,在比较清楚恐惧和欲望来源于何处的状态下,继续面对自己内心的这些活动。

孙瑞祥4065 拷贝.jpg
寂,2011 年 孙瑞祥

你觉得找到“阿尼玛”真的可以实现吗?

我想人在不同的阶段都是在面临不断的变化,完美的事物也许可以在一瞬间被感受到,但不完美的事物同时存在并且围绕才是体现或者定义了完美的边界。我觉得知道有这个概念的存在能给自己不少的启发,但我猜这个旅程的过程更重要,或许并不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孙瑞祥4218 拷贝.jpg
阿尔茨海默,2018 年 孙瑞祥

孙瑞祥4236 拷贝.jpg
西游记系列,2021 年 孙瑞祥

除了静态摄影,你还曾去纽约学习了电影摄影,如今也创作了新的影像作品,那么接下来有什么新的计划?

我并不知道下一个阶段生活会带来什么新的东西,也许新的计划是停止创作计划,回归到有创作概念前的生活习惯中去。

本文原标题《陌生的日子,流淌的年华》
摄影/孙瑞祥 采访并文/沈奇岚
发表于《中国摄影》2月刊“现场”栏目,部分文字曾发表于《NOBLESSE·至品生活》杂志旗下艺术平台《artnow》,图片曾在2021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第七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中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