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涛:岁月无声

2022-05-09

再看长城标13.jpg

我对长城的认识,始于1997年在甘肃老家的长城上玩耍。多年后因工作来到了北京,首次站在八达岭长城城墙上,我不禁感叹古人的伟大,又联想到西北老家的长城与此时脚下的长城有着天壤之别。长城的美是一种沧桑的美,斑驳、风蚀的城墙记录着长城厚重的历史,雄浑的长城和险峻的大山结合在一起,充满了生命感。站在长城上,随处都可以感受到无声的岁月流逝带给人们的震撼。

近8年多以来,我跟随带我入门长城摄影的董旭明老师行程超过20万公里,用相机、无人机拍摄记录分布在辽宁、河北、北京、天津、山西、内蒙古、陕西、宁夏、甘肃、青海、新疆,11个省市自治区、跨越两千多年的长城,寻访其中有代表性的段落。与志同道合的伙伴行摄在高山峡谷间、游走在草原深处,在戈壁荒漠中踏寻那些被岁月淹没的长城遗迹,在厚重的历史中实现梦想。是我人生最大的乐趣。多年来,为避免拍摄过程出现的名称及年代错误,时常与文物专家和相关学者交流学习,已成为我对长城认知的必修课,这是一种难以复制的人生历练,更是我一生最大的财富。

冬季的明长城东部入海处,“老龙头”,秦皇岛,2018年 何涛

群山之中的长城敌台,张家口独石口,2014年 何涛

箭扣长城北京结山花绽放,北京怀柔,2016年 何涛

巴丹吉林沙漠西部边缘被包围的长城烽燧,张掖高台,2018年 何涛

世界三大单体岩之一“四十里长嵯”下的长城烽燧,张家口赤城,2018年 何涛

从空中鸟瞰长城敌台,张家口怀来,2018年 何涛

自然和人为破坏残存的长城敌台门券,秦皇岛城子峪,2016年 何涛

内部结构为“田”字券形制的长城敌台“威远台”,张家口桥东区,2018年 何涛

就地取材修建的长城墙体如虎皮一般,保定涞源,2017年 何涛

雨后晨雾中的箭扣长城,北京怀柔,2014年 何涛

春天山花映衬下的长城,白色的长城基石显得格外明显,北京怀柔,2016年 何涛

潘家口水库未被淹没的长城,河北迁安,2017年 何涛

险要关口依山势而建的长城墙体,秦皇岛三关口,2017年 何涛

无人机视角下的长城火路墩,内蒙古与山西两省交界处,2018年 何涛

春雪后云雾中的箭扣长城,北京怀柔,2018年 何涛

游牧在长城脚下的马群,张家口独石口,2016年 何涛

已经坍塌的长城墙体和破损的敌台两侧开满了野山桃,张家口青边口,2018年 何涛

初夏雨后的长城,北京怀柔,2018年 何涛

保存相对完好的的长城墙体与敌台,北京怀柔,2019年 何涛

夕阳余晖下的长城,在尘埃中更显雄壮之势,北京密云蟠龙山,2018年 何涛


何涛

1986年生于甘肃张掖,2009年毕业于内蒙古科技大学,隧道与地下工程工程师。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会员、中国企业家摄影协会会员、中国长城学会会员、北京国际摄影周策展委员会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