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尚雄:从美术到摄影的转变

2009-09-10

蔡尚雄:从美术到摄影的转变

蔡尚雄

蔡尚雄:从美术到摄影的转变

蔡尚雄

蔡尚雄:从美术到摄影的转变

1949年春,太原战役中,我军在卧虎山上的炮兵阵地

1949年,驻守在祖国渤海防线上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成长在革命战争年代的蔡尚雄以照相机为武器,投入抗日战斗。抗战时期,他经常随八路军、游击队到游击区和敌后进行战地采访,与战士们一起跋山涉水、行军作战,跑遍了敌后不少根据地,用照片揭露敌人的暴行,反映我军民的英勇。解放战争期间,他随华北野战军南征北战,足迹遍及长城内外,他的战地摄影作品反映了人民解放军英勇善战、取得胜利的历程。

今年夏天,记者访问了耄耋之年的蔡尚雄。蔡老身体不错,只是听力开始下降。采访中提到当年日军轰炸他的家乡时,我分明看到蔡老的眼睛里泛起泪花。天气好的时候,蔡老会从五楼的家中下到小区里溜达溜达,还经常在家里提笔作画,自得其乐。

1948年底,辽沈战役刚刚结束,华北野战军67军就向北平、天津方向推进,配合百万解放军包围北平。

1949年初,人民解放军和傅作义开始和平谈判。部队则在北平城外围(现在回龙观一带)围困北平,准备一旦谈判失败,战斗就打响。结果,傅作义接受了谈判条件,北平和平解放。北平和平解放后举行了隆重的入城式。但我没机会以摄影记者的身份参加入城式的报道工作。

我当时在67军政治部从事摄影报道工作。在跟随部队解放了包头,攻克了丰镇、集宁等城市后,我们开始了攻打阎锡山长期盘踞的太原市。

太原守敌构筑了钢筋水泥碉堡和坚固工事。为了摧毁这些坚固的据点,67军部队进驻太原北郊的卧虎山。我军在此地设立炮兵阵地。卧虎山地处黄土高原,农民平时做饭吃水非常困难,大部队进驻后,饮水做饭更加困难了,只好派人到五六里之外的山下取水,装水的工具很少,急得炊事员只好挖出山洞的冰,化水做饭。部队战士就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坚持作战,取得攻克太原城的最后胜利,解放了华北最后一个大城市。

紧接着,我们急行军往大同前进,为解放大同做战斗准备,途中就接到大同方面敌军投降的消息,战役还未打响,大同就和平解放了。我所属的20兵团没有像18、19兵团一样西进,而是接到保卫华北的海防任务。67军部队进驻华北天津、塘沽、秦皇岛、北戴河等沿渤海一带,守卫海防前线。20兵团总部驻扎在天津,67军政治部在北戴河驻扎。海防任务是新任务,因此,以训练为主。从5月份开始,一直到开国大典之前,部队战士每天除了训练,就是大生产、开荒、治理潮白河。我拍照也是到海防前线报道练兵活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要成立了,部队里的人都很激动,我们部队驻扎在北戴河,也很高兴。仗打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要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那天,我们在北戴河也举办了很热烈的庆祝活动,战士和当地的群众一起搞的。那时候没有电视,只能听收音机,从中央广播电台现场直播中听到,从北京传来的毛主席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的声音,我们庆祝大会会场都沸腾了。当地群众载歌载舞,欢庆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

我从事新闻摄影工作几十年,实践证明,摄影报道必须深入群众、深入生活、深入实际,亲自到现场,选取最佳角度,运用技术技巧,才能拍到真实感人的瞬间。照片能真实、生动地反映新闻事件,才有生命力,真实性是新闻的第一要素。我采访中也非常注意反映人的精神面貌,伟大工程建设是工人干出来的,你镜头对物不对人,就是本末倒置。一定要突出人的精神面貌,不能见物不见人。我除了拍工人、农民,也拍了各行各业人物的形象,最感人的照片是把人物的精神面貌反映出来,给人以感染和启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我思绪万千!回忆从事新闻摄影工作的几十年,我用手中的照相机真实地记录了这段历史。作为时代变迁的目击者和幸存者,我把战争年代珍贵的历史瞬间留给后人,我也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发展历程收入画册展现给后人,作为摄影记者,我热爱祖国山河大地,更热爱祖国人民,在我的镜头里歌颂了祖国,歌颂了人民创造的丰功伟绩。

我要当摄影记者

我小时候最先是对美术感兴趣,还去我们村文化馆开的美术训练班学习过。后来喜欢摄影完全因为我的叔叔。我的叔叔是个华侨。1936年,他从国外带回一整套摄影设备,现在看起来都很先进的。回来后,他在家乡开了个照相馆。我经常过去看看,帮帮忙,觉得很有意思,就逐渐喜欢上了。喜欢是喜欢,可是直到我参加工作,也没有想到要搞摄影。

1939年,我随抗大总校东进太行山,到达敌后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我被分配到边区完县文救会从事宣教工作。我负责编辑和刻蜡版,每周出版一期“县报”,还要不定期出版《完县文化》。1940年秋天,组织上通知我去华北联合大学(今中国人民大学前身)学习。一去才知道入学要参加考试。主要是三门,政治、口试、业务。我这些都考得挺好,后来考入文艺学院第七大队。1942年秋天,我毕业了,被分配到晋察冀军区抗敌剧社(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前身)从事舞美工作。

1942年,军区创办了《晋察冀画报》。在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大山沟里,由于物资设备奇缺,出版是非常困难和艰巨的。《晋察冀画报》的创刊震动国内外,是中国摄影史和出版印刷史上的奇迹啊!画报以真实、生动的照片,反映敌后抗日根据地军民团结、英勇抗战的事迹,反映抗日战争的艰苦历程,起到团结人民、鼓舞人民、教育人民进行抗日斗争的作用。我看了第一期画报深受鼓舞。我想,我如果当摄影记者,就要把敌后抗日的情况用摄影的方式宣传出去。能到抗日前线去拍摄抗日斗争的真实情况很吸引我,我下决心当一名摄影战士,想去画报前方工作,到前线去进行抗日战争的宣传报道。

抗敌剧社和晋察冀画报社都是晋察冀军区的下属单位,1943年春,我找领导谈了我的想法,经领导批准,我实现了到《晋察冀画报》社工作的愿望。

画报社社长沙飞是广东人,我也是广东人,我们是老乡。他说,“你搞美术可以,搞摄影,也可以”。摄影是我喜欢的,我就当了摄影记者。从此我以照相机为武器,从事战地摄影工作,拍摄抗日斗争的史实。真想不到干了一辈子!

当时,沙飞发给了我一台可拍16张照片的蔡司照相机。这台相机陈旧,拍摄时需要目测距离。我听说是缴获来的。当时物资条件极困难,有一台旧相机是十分珍贵的。我在前方工作组工作,必须到前线采访拍摄真实战斗场面,我经常随八路军、游击队,深入到游击区和敌人后方活动,同战士一起行军作战,跋山涉水,跑遍了敌后根据地。(中国摄影报曹旭采访整理 部分资料参考《蔡尚雄摄影作品集》)

蔡尚雄简历

1919年9月生于广东省中山县张家边村。

1937年报考广州仲凯工农专科学校。

1938年奔赴延安,在陕北公学和抗日军政大学第五期学习。

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随抗大总校东渡黄河到达晋察冀边区抗日根据地,在边区完县文救会从事抗日宣传工作。

1940年考入华北联合大学文艺学院美术系,1942年毕业。

1943年参与创建《晋察冀画报》,曾任《晋察冀画报》摄影记者,晋察冀野战军第四、第二纵队摄影股股长。

1950年到中央新闻总署新闻摄影局任摄影记者,同年赴朝鲜进行战地采访。

1951年先后任人民画报社记者组组长、编辑部副主任、业务组组长、副总编辑、顾问。曾当选为第四届中国文联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常务理事。

1960年摄影作品《分秒必争》获得东柏林国际摄影大赛银牌奖。

1962年《黄河截河》获匈牙利国际摄影大赛金牌奖。

其摄影作品曾赴美、澳、日等国展出,还被中山市博物馆、广东美术馆、北京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收藏。1997年11月和2004年6月两次在中山市举办个人作品展。